神湊輕小說文庫 書籍介紹 章節目錄 我的書架 加入書架 加入書簽 推薦本書收藏本書 GGO論壇 求書頻道
選擇背景顏色:   選擇字體大。 font1 font2 font3

魔法戰爭小說 第二卷 第二章 化身薄暮 Aspect is Twilight

    武來到走廊上,和六并肩邁向販賣部。

    販賣部的地點他已經記住了,但他還是慶幸有六同行。

    走著走著,武看了六腰間槍帶上的手槍一眼。

    「六,你是什么時候開始使用那個化身?」

    聞言,六伸手摸了摸手槍。

    「哦,你是說亞瑟?」

    「還有名字?」

    「當然,很多人都會替化身取名字!

    六微微一笑。

    「我和亞瑟從初等科六年級時就在一起!

    「真厲害!

    「沒什么厲害的。我剛出生就成為魔法師,已絰認識魔法很久,但是擁有化身的時間相對較晚,不像我哥剛進初等科就已經戴著那副手套,還有蘭斯洛特!

    「蘭斯洛特?」

    「就是哥哥腰間的軍刀。那不是化身,不過哥哥很珍惜它,因為那本來是我爸的東西!

    六本來聊得很開心,但是一提到哥哥,便露出悲傷的表情。

    武察覺以后,微笑跟著黯淡下來。

    武不明白這時候該說什么才好。

    六的哥哥相羽十原是〈巫師氣息〉的魔法師,現在卻是〈引路人〉的魔法師。

    六認為,那是因為十被〈引路人〉俘虜并竄改記憶的緣故。

    武也曾在現存世界見過他一次,當時他的確不記得妹妹。

    十能使用系統魔法中最危險的破壞魔法,現在正是靠著冰凍魔法「邪惡冰霜」與〈巫師氣息〉為敵。

    武回想起先前遇見六的哥哥十的情景,背脊不禁發冷。

    他從未見過眼神如此冰冷的人。

    十望著妹妹六時,眼神不帶絲毫情感,似乎是個和他使用的魔法一樣冷酷的人。

    然而,六描述的哥哥十卻是截然不同。

    武試著改變話題,用開朗的口吻問:

    「你說你剛出生就成為魔法師,那你的父母也是魔法師嗎?」

    「嗯,是啊。我和我哥就是所謂的魔法貴族!

    「魔法貴族……」

    武對這個名詞有印象。

    暑期課輔中沒教過這個名詞,但同班同學曾提過。

    如果家中有魔法師,出生于該家庭的小孩常會在偶然或故意之下承受魔法,成為魔法師。

    從雙親或祖父母身上獲得魔法并成為魔法師的人,通稱為魔法貴族,他們在聯盟中往往享有特別待過。

    小孩通常會加入父母所屬的聯盟,造成魔法貴族與非魔法貴族之間的差距。

    在為數五十以上的聯盟中,有七個領導魔法師世界的巨大聯盟,通稱為C7。據說,其中有的聯盟只有魔法貴族才能加入。

    雖然武難以想像,但聽說大半魔法師都是魔法貴族,非魔法貴族屬于少數。

    六是魔法貴族,這在魔法師中是常見情形,反倒武才是異類。

    「你知道魔法貴族是什么嗎?有人跟你說過?」

    武發現六試圖說明,便點了點頭。

    「對,有人跟我簡略說明過!

    「嗯。讀這個學校,有時候就算你不愿意也會意識到,因為有些人的貴族意識很強烈。而且聯盟里有些團體很重視這類天生素質,所以你選擇聯盟加入的時候,也要考慮到這一點!

    學院長說過,最好在就學期間選好聯盟加入。對此,武一直在思考該怎么做。

    因此,武立刻給了六答覆。

    「我打算加入〈巫——」

    「停!」

    六突然伸出食指,抵住武的嘴。

    武驚訝地停住腳步,但六的手指依然放在武的嘴唇上,一臉嚴肅地說:

    「你最好別急著下決定,經過深思熟慮以后再說。首先,用自己的眼睛確認這個聯盟是不是適合你!

    然而,武的內心因為六突然觸碰的手指而心慌意亂,根本無心思考這個問題。

    這和觸碰手或肩膀不同,觸碰嘴唇讓人感到極度難為情。

    六發現武默默無語,疑惑地眨了眨眼睛。

    然后,她放開手指,猛然撇開頭。

    「……好、好,現在先去找化身吧!」

    六搶先邁開腳步。她的動作和剛才不同,猶如機器人一般僵硬。

    此時,一陣熱風從開啟的窗戶吹進來,溫柔地吹開她的發絲,令武看見六微微露出的耳朵變得一片通紅。

    在尷尬的氣氛中,六先一步走進販賣部。

    「午安!

    聽到招呼聲,有個灰發中年男性立刻從玻璃柜臺后方走出來。

    「哦,午安。六,今天需要什么?」

    「今天有需要的不是我,是他!

    晚一步走進販賣部的武環顧四周。

    武曾來過這里一次,但當時他突然被帶來魔法學院,沒有閑情逸致觀賞四周,所以現在和頭一次來沒什么兩樣。

    販賣部是細長狀構造,一般高中販賣部里有的東西這里都有。在長形柜臺彼端的架子上,擺著筆記本、自動鉛筆芯、橡皮撩、盒裝水彩、宣紙和墨水等等。

    但是,其中也有一般高中沒有的東西。

    展示柜臺里陳列著塞了許多蜘蛛干的玻璃瓶、裝著一打眼珠的蛋盒(乍看之下就像蛋)、好幾根三頭幼蟲串,以及特大號的蛇蛻。

    ——這……比較像是魔女在用的東西吧?雖然有點想問那是用來干什么的,但又覺得別問比較好。

    武興味盎然地觀賞商品,老板笑容滿面地對他說:

    「以前沒看過你啊,小弟弟!

    「您好!

    「嗯,你好!

    他們互打招呼,相視而笑。

    武正暗想著「老板看起來人不錯呢」,六說道:

    「上次領教科書時看到的阿姨,就是他的太太!

    聞言,老板笑得更開心。

    「你已經見過內人啦?太好了。學院里用得到的東西這里都有,小弟弟,你以后也會常來的。我姓加藤,學生們都叫我『老爹』,請多指教!

    「是,我叫七瀨武,我才要請您多多指教!

    武中規中矩地打招呼,讓老爹露出略微靦腆的笑容。

    武自幼上劍道場學習,比他年長的人居多,所以他學到打招呼就是要拘謹一點才適當,但其他學生都是用比較輕松的態度和老爹相處。

    「好,你今天需要什么?」

    六代為回答老爹的問題。

    「武的化身。他用的是回避魔法!

    「那他需要的就是武器!

    老爹走到柜臺的一端,掀起隔板桌走出來。

    他走向店內深處的小門前,拿起系在腰帶上的鑰匙串,從中挑出一把。

    「進來吧!

    老爹打開門,按下門邊的開關,點亮了燈。

    然而,剛進室內的武得定睛凝神,才能看清幽暗的室內。

    一方面是因為照明數量不多,但最大的原因是,這個房間大得令人難以置信。

    ——這里是怎么回事……根本看不到房間的另一端啊。

    「他嚇到了、他嚇到了!」

    「哈哈哈~」

    六和老爹看到武的反應,不禁嗤嗤竊笑。

    「第一次走進這里都會嚇到呢!

    「每個學生進來時的表情都一樣,真可愛!

    老爹走向驚嘆不已的武,拍拍他的背。

    「來,走吧!武,冒險開始了!

    也不知道他是開玩笑還是認真的,只見他朝右手邊的深處邁開腳步。

    六踩著輕快的腳步跟上。

    武仍站在原地,再度環顧房間。

    這是個一望無垠的巨大倉庫。

    待武追上時,老爹和六已經穿梭于武器架之間。

    這邊的架上是槍矛類武器,從手臂長度的短槍到四公尺長的長槍,擺放得井然有序;對面的架上則是十字弓,一樣是由小型依序排列至大型;至于武經過的通道,則有部分是被各式槍枝淹沒。

    如果繼續悠閑地觀賞,恐怕會把六和老爹跟丟。

    「他知道自己是什么系統魔法,代表他發動過魔法嗎?」

    六回答老爹的問題:

    「對。我記得他那時候是……拿著木刀!

    六回過頭來確認,武點了點頭。

    「對!

    武總算追上前方兩人,但他仍為四周的氛圍所懾,呈現半茫然狀態。

    「那就是用劍了。走這邊!

    老爹似乎把每種武器的位置記得一清二楚,只見他毫不遲疑地帶領兩人前往擺放著無數刀劍的場所,

    當武抵達時,老爹已經停在目標的武器架前等他。

    「武,你已經學過化身是什么吧?」

    「只學過基本……」

    老爹對一臉困惑的武點了點頭。

    「沒有化身,魔法師就無法發動系統魔法;灸Х懋攧e論,因為所需的魔力絕對量完全不同。你要不要先試著自己挑選看看?」

    「好!

    老爹從劍架前退開一步,武走上前。

    并立的劍,長度各有不同。

    短劍及一些奇形怪狀的劍放在后力的劍架上,分成三排。

    武連瞧也沒瞧它們一眼,直接走向豎立陳列的入鞘劍。

    多達數十甚或上百把的劍有新有舊,顏色也不盡相同。

    日本刀、西洋劍還有沒見過的彎刃劍,分門別類地排列著。

    「哎,這把怎么樣?」

    六來到武身邊,拿起其中一把。

    「借我看看!

    武接過劍,握緊劍柄,把劍刃拔出鞘。

    那是把磨得很鋒利的細劍,但是劍身不到五公分寬。

    「太細了,好像很容易斷!

    「是嗎?那么……這把呢?」

    接著,六又遞出另一把不同種類的劍,并接過細劍放回原處。

    然而,武剛接過劍,劍的重量就壓得他的手腕直發抖。

    「唔……」

    縱使還沒看到劍刃,武已覺得這把劍不適合。

    「要我幫忙嗎?」

    在后方旁觀的老爹看不下去,主動提議幫忙。

    「麻煩您了!

    武開口請求,但老爹抓住的不是劍,而是他的前臂。

    「嗯!

    「痛痛痛痛痛!」

    不知何故,老爹居然用力緊握武的前臂,讓武痛得哇哇叫。

    「你有點肌肉,重一點的劍應該也拿得動吧?」

    老爹又站到武身旁,測量他的身高。

    「身高和我差不多,至于體重……還不到六十吧?」

    老爹活像擺弄娃娃一般,抬起武的手臂,并指示他把手伸直。

    「手臂長度也很重要!

    藉由比較武和自己的身材完成武的身體檢查之后,老爹總算把視線移向劍。

    「呃,我有練劍道,如果可以,我想用日本刀!

    老爹來到雙刃劍架前,拔出一把劍觀看,搖了搖頭,又拔出另一把。武則從身后對他如此說道。

    「日本刀啊……」

    然而,老爹并未往日本刀的刀架移動。

    「如果你有練劍道,西洋劍應該更適合你!

    「為什么?」

    「日本刀是用砍的,木刀和竹刀卻是用敲的。所以,如果你已經養成劍道的習慣,最好別用日本刀。刀得拉動才能發揮真正的殺傷力,用法完全不同,對你來說反而不好用!

    說明完后,老爹似乎總算找到一把滿意的劍。他握住皮革纏繞的劍柄,拔出劍來。

    「這個應該可以。長度和竹刀差不多,不過重量是兩倍,所以起先你用起來可能不太順手,但是不久后就會習慣!

    老爹遞給武的,是一把長度比武的手臂還要長一些的雙刃西洋劊。

    劍鞘上雕刻著常春藤的圖樣,劍柄上纏繞著老舊的皮革,護手比劍道的竹刀大得多。

    「怎么樣?」

    六從旁探頭問道。

    「唔~」

    武沉吟著。

    ——嗯,不好也不壞……

    雖然用這一把也行,但不到非用這把不可的地步。

    ——或許就是這樣吧?

    既然稱做「化身」,武本來期待看到時會有種電流竄過般的沖擊,并萌生一輩子好好珍惜的感情?磥砘蛟S是他過度期待。

    ——就這個吧!

    武正想答覆老爹瞞,身旁的六拿起另一把劍。

    「哎,這一把呢?」

    發著黑光的劍鞘上有著太陽和月亮的浮雕。

    「哦……那是……」

    老爹還沒說完,武就把劍接過來。

    「這把劍比較輕,長度也剛剛好!

    用單手拿的確稍嫌重一點,但是用雙手的話,現在就能揮舞自如。因此,只要稍加練習,應該能用單手操控。

    最重要的是,武很中意這把劍的感覺。

    仔細一看,劍鞘原本是銀色的,但現在鍍面已經剝落,變成黑色。

    或許原來的主人很珍惜它,這把劍雖然老舊,上頭卻沒有半點臟污,看起來像剛剛磨過一樣。

    最具特征的是劍柄部分。

    它和一般的劍不同,劍柄與劍刃之間沒有護手,取而代之的是鑿空的手把。

    武握住劍柄,手指微微發抖。

    ——怎么回事?有種奇怪的感覺……

    他感受到一股和上次發動魔法時一樣的焦躁感,又像是想伸手抓扯的感覺。

    老爹從武的手中抽走自己遞出的劍,并把劍放回原處。

    「或許是偶然吧,那把劍的前一個主人也是回避魔法能力者!

    老爹帶著五味雜陳的表情說道,六微微一笑。

    「是嗎?那很好啊!

    然而,見到武持劍時的困惑表情,以及一樣眉頭深鎖的老爹,六的神色也轉為嚴肅。

    「魔法師通常不會拋棄自己的化身,那個人……」

    老爹解答了六的憂慮。

    「那個人是大戰時參戰的魔法師之一,現在己失去所有魔力,應該是以普通人的身分過活!

    「莫非是十五個偉大的魔法師之一?」

    六半開玩笑地問道。

    老爹依舊面色凝重,喃喃說道:「嗯!

    「真的嗎?好厲害!」

    六大為興奮,武卻不太明白這有多么厲害。

    ——十五個偉大的魔法師?我記得教科書上有寫到……

    有個科目的內容是學習魔法師的歷史,叫做魔法史。老師在魔法史課堂上曾概略講解過,但由于大部分時間都花在第一次魔法大戰上,所以并未詳述。

    ——況且,魔法師的歷史實在太長了。

    雖然有些部分和世界史重疊,但也有許多單單涉及魔法師的內幕,課堂上根本沒時間教授那些細枝末節。

    武學到的只有大概:第一次魔法大戰時,有十五個魔法師為了保護人們逃離〈引路人〉的魔掌,分割世界的時空,制造出平行世界。

    可是,武完全不知道他們是哪些人。

    不咸興趣,也是他不知詳情的其中一個原因。

    對于魔法師仍在進行的戰爭,武盡量不想扯上關系。

    「上頭有雕刻!

    武舉起劍,拔出劍鞘、觀看劍身時才發現有個雕刻。

    聞言,六也探頭窺視劍柄表面上的雕刻紋樣。

    周圍很暗,必須把臉湊近才看得清楚。

    因此,武和六抵著彼此額頭觀看。

    「這個……是魔法陣……吧?」

    「是回避魔法陣!

    老爹點頭。

    「這么說來,這把劍就是魔劍!

    六拾起頭,驚訝地睜大眼睛說道。

    「魔劍?」

    武詢問是什么意思,六一面回憶,一面慢慢說道:

    「對化身施魔法是常見的做法,只要畫上自己的魔法陣,釋放魔力時,化身就能帶來加乘效果。不過,這代表其他人無法使用這把劍,對吧?」

    六把視線從武移到老爹身上,疑惑地歪著頭。

    既然其他人不能使用,把劍放在這里就沒有意義。

    老爹斬釘截鐵地回答了六的疑問。

    「沒錯。大致來說,有幾種系統魔法,就有幾種魔法陣。但魔法陣的細部會因人而異,陣中央及邊緣的文字和圍形都不盡相同。所以,這雖然也是回避魔法陣,但是和武的魔法陣應該不太一樣!

    「我從沒聽過拿畫著別人的魔法陣的化身來當媒介的事!

    「嗯,這么做很危險。如果六拿這把劍當媒介施展神速魔法,或許整條手臂都會炸掉!

    「咦?是嗎?」

    在一旁聽他們說話的武,忍不住驚訝地望向老爹。

    這么危險的東西,他哪用得來?

    老爹微微一笑,彷佛在告訴武不用擔心。

    「不過,回避魔法能力者用這把劍發動魔法好像沒問題!

    聞言,六皺起眉頭。

    「您試過了嗎?」

    老爹滿不在乎地回答:

    「當然。還有好幾個學生都想用這把劍當化身,他們也試過!

    「…………」

    六的表情活像吃下苦瓜一樣。

    她打從剛進初等科時就認識老爹,知道他有時會做一些孩子氣至極的事。

    利用學生測試魔法,實在不是一個成年魔法師該有的行為。

    更何況……

    「不過,劍還在這里,代表沒人成功吧?」

    六吐槽之后,老爹微微撇開那張帶著豪爽笑容的臉。

    「不,不該說是沒成功……該怎么說呢……」

    看到老爹的表情,六已了然于心,于是忠告武:

    「武,我勸你最好別試!

    或許不至于炸掉整條手臂,但是整個人被震飛卻是極有可能的。

    面對六的擔心,武露出苦笑,又詢問老爹:

    「其他學生怎么樣?手臂被炸掉了嗎?」

    老爹高聲大笑。

    「怎么可能?要是發生這種事,我早就被炒魷魚了!

    看來沒這么嚴重。

    ——說的也是,不可能把如此危險的東西放在這里……

    武凝視著手上的劍。

    「怎么?你想試?」

    「武,你是認真的嗎?」

    老爹和六問道。

    武也認為,或許還有其他更安全、更合意的劍,不過,現在這把劍握起來感覺不錯。

    見武默默無語,老爹又從劍架上拿一把和武手上相同款式的劍,拔出劍來。

    「那就問你的身體吧!」

    「咦?」

    話才說完,老爹的手臂便高高舉起,朝武揮落。

    「哇!您做什么?」

    情急之下,武舉劍抵擋。

    瞬間,半套在劍上的劍鞘被震飛,露出劍刀。

    雖然四周一片昏暗,劍身卻閃耀著鮮艷的銀白色光芒。

    然而,武無暇觀賞。

    六往后退,老爹正好相反,揮劍朝武進攻。

    「住、住手!」

    武舉劍防御,只見老爹用單手輕輕松松地揮動長劍,接連砸落。

    武抵擋不住他的攻勢,因而踉蹌幾步。

    「很危險耶!」

    「那當然!

    老爹露出豪邁的笑容。

    「被砍到會受傷喔!不過馬上就能治好,因為這里有會用醫療魔法的高明醫生!

    說著,他又繼續揮劍。

    武很想往后跳、拉開距離,但這個地方對他太過不利。

    就算想退后,只要腳往后踩一步,就會撞上背后的武器架。

    ——這個人到底在想什么?

    武動彈不得,只能眼睜睜看著老爹轉為刺擊。

    同時,武的身體噴出紫色的魔力粒子。

    「發動了!

    六隔得遠遠地叫道。

    「嗯,好像是!

    老爹用力拔出劍。劍并未貫穿任何人,而是刺入武器架。

    在他左側的武,眼中浮現清晰的紫色回避魔法陣。

    武靠著「直覺回避(洞察機先)」預測老爹的劍招,靈敏地避開攻擊。

    他的系統魔法是回避魔法,能夠感應到數秒后的危險并加以回避,在回避魔法之中亦屬少見的類型。

    多虧這個能力,武才能在被劍刺穿之前,事先預料到攻擊并成功避開。

    然而,事情并未因此結束。

    咚!武感受到劍的鼓動。

    瞬間,武眼中浮現的回避魔法陣從紫色轉為暗紫色,又變為黑色。

    「嗚……嗚啊啊啊啊啊!」

    武睜大眼睛,仰望上空,高聲慘叫。

    魔法粒子從他體內大量噴發。

    感覺像是從頭到腳、仝身上下的毛孔都打開,血液從毛孔噴發出來一般。

    在遠處觀戰的六臉上充滿恐懼之情。

    「武、武!」

    猶如全身扭絞似的痛楚,使得武的慘叫聲在倉庫內回蕩。

    「啊啊啊啊!」

    「別放手!」

    魔力粒子開始往武手中的劍聚集。

    老爹大叫,但是武根本沒聽見。

    ——這是怎么回事……好痛……我靜不下來……

    武恨不得猛烈甩動身體,以制止神經的顫動。

    ——活像有蟲在體內爬動似的。

    這種觸感隨著時間一分一秒過去而逐漸消失,但是,身體的力量仍持續被奪走。尤其是右臂,宛如麻痹一般毫無感覺。

    從武的身體噴發出的紫色魔力粒子聚集于劍柄,化成濃濃的紫色粒子塊。而且顏色從鮮艷的紫色變為暗夜般的暗色,最后變得和劍柄一樣漆黑。

    接著,手把的對側出現一個長方形物體。

    「彈匣?」

    六睜大眼睛叫道。

    「很好!」

    老爹瞪著劍說道。

    然而,武全身的魔力都被榨干,幾乎快昏倒了。

    武的魔力制造出來的彈匣,本來是槍枝上的物品,并不是附屬于刀劍上的東西。

    ——這把劍……是槍劍?

    武手中的那把劍,呈現出前所未見的型態,令六驚愕不已。

    ——如果是槍劍,劍身旁應該會有槍管……可是沒看見啊。

    六試圖冷靜地分析眼前的狀況,但是武的痛苦呻吟聲妨礙她思考。

    「……我……不行了……」

    魔力的噴發逐漸止息。

    但是,武體內殘存的些許魔力仍然蠢動著,持續往右臂聚集。

    「感覺如何?」

    老爹退到安全的地方向武喊話。

    「現在……不是說這個的時候……」

    魔力從手臂流向指尖,又從指尖流向劍。

    ——得先把劍拿開……

    武張開手指,試圖放開劍,停止發動魔法。

    然而——

    「它黏著我的手不放!」

    武已經松開手,但劍仍黏在他掌心上。

    想當然耳,他的魔力仍不斷被劍吸走。

    「這樣就好,再忍耐一下!

    一個悠哉的聲音傳來,武踉蹌了數步,劍依然黏在手上。

    「……我撐不下去……魔力……被吸光了!

    武用另一只手努力把劍扒開。

    但是,手上活像涂著頑強的接著劑一樣,掌心與劍緊緊相連。

    武忍不住跌坐在原地。

    不光是魔力,他連身體原有的力量都被奪走。

    「……嗚嗚!」

    武發出呻吟,仰望老爹向他求助。

    然而,老爹只是一直盯著手表。

    ——這個臭老頭……待會兒我一定要扁他一頓。

    武恨不得往后一倒,直接躺在地板上,但是他發現魔力停止噴發之后,疼痛感也隨之消失。

    他呼吸急促,不斷往地板敲擊手把,試圖把劍分離。

    然而,劍仍是文風不動,活像一心想著要繼續吸取武的魔力一般。

    「很好、很好,你做得很好!

    待老爹終于靠近時,武已全身癱軟地倒在地上。

    老爹用腳尖把劍踢開,不知何故,劍居然輕易離開武的手,滾落到地板上,劍柄上半部的彈匣也立刻消失。

    「這把劍的魔法陣,會試圖引出回避魔法能力者的所有力量。如果無法控制,魔力就會被榨光!

    「…………」

    用不著老爹說,武已經明白這一點。

    武一臉厭煩地撐起身體。

    「這是什么?詛咒之劍嗎?我用不來的!

    然而,老爹搖了搖頭。

    「不,你就選這把劍吧!

    「您在開玩笑吧?」

    看過剛才的情況,他居然說得出這種話?

    武瞪著老爹,老爹卻一臉正經地俯視著武。

    「不,不是開玩笑。使用這把劍發動魔法卻沒昏倒的,你是頭一個!

    「……昏倒……」

    聽到一般人的下場,武一陣愕然。

    「而且你能撐到彈匣重生,很不簡單!

    老爹一瞼感嘆地說道。

    站在遠處的六慢慢走向武。

    「就算要試劍,也不該讓武做這么危險的事……太過分了!」

    她一臉擔心地看著武,接著氣憤地瞪向老爹。

    「別露出那么可怕的表情嘛,是我不好。不過武沒有昏倒,結局是皆大歡喜啊!

    武一點也不歡喜,但他已經沒有力氣反駁。

    「一般人會昏倒,代表這把劍能夠強硬引出魔力并加以釋放,對吧?」

    聽到六的問題,老爹大大地點了點頭。

    「沒錯。這把劍的前一個主人是強魔力,魔力比一般魔法師還要多!

    「武也是強魔力?」

    「就算不是,這把劍上的魔法陣并不是武的,卻能令他釋放出百分之八十左右的魔力,代表這把劍適合武!

    六一面聆聽老爹的說明,一面走到跌坐在地的武身邊,輕輕將手放在他的肩上。

    「就算試其他劍,我想頂多只能讓武釋放出百分之六十左右的魔力。對于回避魔法能力者而言,只要效力達到規定范圍,用劍、用槍、用木棒當化身都行!

    老爹用腰間的布條擦拭自己剛才使用的劍,并小心翼翼地放回原處。

    「對于回避魔法能力者而言,尋找化身本來就是件費力的事。生物魔法能力者只能用有深厚感情的物品當化身,但也正因為如此,發動魔法時,可以百分之百釋放自身的魔力。至于回避魔法能力者,則能用任何化身發動魔法,相對的,即使已經極力引出自身魔力,能夠釋放出來的頂多還是只有百分之六十左右!

    老爹撿起掉落在地的劍,豎立于胸前。

    「這把劍的前一個主人是強魔力,所以釋放魔力的限度較高。我推薦你用這把劍!

    六搶在武開口之前說:

    「可、可是……這樣的話,選擇其他劍,在劍上畫上武的魔法陣,意思也一樣!」

    「我不是說了嗎?這把劍前一個主人是強魔力。的確,用自己的魔法陣,魔力傳導起來較為順暢,可以釋放更多魔力?墒,要論他和前一個主人誰的魔力量比較多,我認為是這把劍的前一個主人。只要學會控制,用這把劍應該能比用繪有自身魔法陣的劍釋放更多的魔力!

    「怎么辦?武!

    六從旁詢問,武一臉困惑地仰望著她。

    「……什么怎么辦?」

    「化身就是用來將大量魔力釋放到體外的道具,沒有其他用途。你可以挑一把確實適合自己的,不過,如果你想發揮界限以上的力量,不妨用這把劍挑戰看看!

    老爹朝武刺出劍。

    「回避魔法能力者懷有生物魔法能力者無法體會的苦惱,那就是尋找適合自己的化身,有些人甚至為此花費一生。因為化身對于魔法師而言,等于自己的手臂!

    「…………」

    話是這么說,但武只是個剛入門的魔法師,難以判斷哪把劍最適合自己。

    ——老實說,我怎么看都覺得這是一把詛咒之劍……而且,我不太敢用了。

    老爹發現武的恐懼,便舍起劍鞘,將劍刀收入鞘中,說道:

    「魔力凝聚時,不是出現了彈匣嗎?」

    「對!

    「這代表你可以用其他人的魔力當媒介!

    武不解其意,反問:「什么意思?」

    「彈匣可以裝三發子彈。這是種特殊子彈,可以藉由他人的魔力變化劍的型態!

    老爹舉起劍,對武展示劍柄,并指著彈匣出現的部位。

    「你可以事先請別人將魔法灌入子彈里。方法很簡單,只要拿著子彈發動魔法就行了。把灌注魔法的子彈放進剛才的彈匣,劍柄上就會出現扳機;只要扣下扳機,劍身便會因為魔力而變質!

    武依然沉默不語,老爹喃喃說道:

    「薄暮!

    「咦?」武反問。

    「劍的名字。前一個主人叫它『薄暮』!

    「……薄暮?」

    老爹遞出劍,武戰戰兢兢地接過來。

    「她說,她喜歡可以同時清楚看見太陽和月亮的時段。不過,這是很久以前的事了!

    老爹口中的「她」,應該就是指前一個主人吧。

    武有點想追問,但最后只是望著劍鞘說:

    「所以劍鞘上才有太陽和月亮的浮雕嗎?」

    六從旁觸摸劍鞘。

    「真的,還挺可愛的!

    武拿著劍,終于站起來。

    他的膝蓋仍在發抖,不過已經比剛才好很多。

    「您認為我可以控制這把劍嗎?」

    武一臉認真地問道,老爹也一臉認真地打包票。

    「嗯,我認為可以!

    老爹的表情相當堅定。

    「唉……」

    武深深嘆一口氣。

    「好吧,我就用這把劍試試看!

    「真的嗎?」

    老爹驚喜地睜大眼睛,但六正好相反,一臉擔心地問:

    「……沒問題嗎?」

    「嗯,我覺得這把劍不錯!

    其實武很不安,但他回想起剛握住這把劍的感覺,又覺得還是該選擇這把劍。

    「這是直覺?」說著,六笑了。

    武根本沒發動魔法,他發現六是在調侃自己,便說一句「當然」,還故意睜大眼睛,讓她看看眼中的魔法陣。

    六呵呵笑著,武也忍不住跟著笑起來。

    看著兩人嘻笑的老爹指向入口說:

    「好,你們先回去吧,我去找合適的劍帶!

    老爹走向放置皮制品的場所,武和六則走向明亮的入口。

    「那把劍是加藤先生替你選的,你可以放心。他幫很多學生選過化身,到目前為止從沒失敗過!

    武知道六說這番話是為了讓他安心,便點了點頭。

    「用這把劍應該沒問題,不過我得多練習,不然很難控制;蛟S過一陣子再嘗試用劍施展魔法會比較好!

    六點頭附和:「嗯、嗯!

    「你的槍同樣是在這里買的嗎?」

    武問道,六微微一笑。

    「當然,是加藤先生幫我選的,也是他幫我改造的。如果你的劍刃有了損傷,或是不好收進劍鞘里,都可以請加藤先生修理!

    「好!

    兩人從幽暗的倉庫中回到明亮的午后光線射入的販賣部,

    「薄暮……黃昏的意思啊,好名字!

    六回過頭來,見到陽光正好照耀著武手中的劍——薄暮,使濁黑色的劍鞘散發著閃亮的光芒。

    ☆☆☆

    回到教室之后的武和六,看見許多焦黑的書桌。

    還有發愣的伊田,以及生氣的胡桃。

    至于其他學生,都離席退到教室后方。

    他們的臉上沒有恐懼之色,而是露出一種認命的樣子。

    「怎么回事?」

    六走進教室,詢問身邊的胡桃。

    胡桃一面整理亂七八糟的栗色頭發,一面回以怒吼:

    「還能怎么樣!」

    「難道伊田又失控嗎?」武問。

    「對!」

    胡桃用力點頭,順了順被驟風吹亂的頭發。

    退到教室后方的學生中,某個茫然佇立的學生有氣無力地開口說話。那是住在武對面寢室的男學生。

    「老師對伊田施魔法,騷動才平息下來!

    武記得這名男生的座位是靠走廊的最前排,只見那張桌子的表面變得一片焦黑。

    但是,他的頭更吸引武的目光。

    不知是不是他情急之下發動了系統魔法,只見他頭上出現貌似狼耳朵的物體。

    而且——

    「先別說那些,你連頭發也燒焦了耶!」

    聽見武這么說,他用手摸摸頭發。

    「咦?啊,真的!真沒辦法。啊,耳朵跑出來了。哈哈哈……」

    干笑聲響起,一陣微妙的笑聲隨即在教室中擴散開來。

    「這個班上常發生這種事,習慣就好、習慣就好!

    另一個學生說道。

    「……我覺得很不安!

    聽到武這句話,身旁的六以前所未見的冷淡表情喃喃說道:

    「我早就知道了。C班,別名地獄班。大家都說我下地獄了!

    「真的?」

    「嗯!

    六一臉認真地點頭,武不禁露出微妙的笑容。

    ☆☆☆

    放學后,胡桃說她的魔法課業有點落后,邀武一起念書,所以武來到圖書館。

    和六一起挑選的化身「薄暮」,放在置物柜中保管著。

    由于既笨重又危險,且不便攜帶,化身是武器的學生,通常都把化身放在一樓走廊的置物柜中。武得知以后,也毫不猶豫地如法炮制。

    「我去找一下資料!

    正當武起身時,掛在椅背上的書包滑落,里頭的東西全倒出來。

    「沒事吧?」

    鄰座的胡桃伸手撿拾,卻發現成捆的照片。

    「這是……我?」

    「不、不是,那個是……」

    穿著學校泳衣的胡桃上半身照片暴露于本人面前,武忍不住撇開視線。

    「這是游泳課拍的吧?」

    胡桃檢視其他照片之后,帶著充滿猜疑的表情窺探著武。

    「哎,這是怎么回事?」

    她的聲音帶刺。

    武撇開臉,力陳這些照片并非他的。

    「呃……有、有人拿著這些照片……」

    聽到這句話,胡桃恍然大悟地露出苦笑。

    「所以你替我拿回來?」

    「……嗯!

    看來胡桃似乎明白了,讓武松一口氣。

    胡桃應該不至于認定這些泳裝照是他偷拍的,但他可不希望胡桃以為這些照片是他跟偷拍的人買來的。

    胡桃拿著照片坐回椅子上。她似乎不太滿意拍出來的成果,邊看邊皺眉頭。

    「不過,你干么隨身攜帶?」

    「我不是隨身攜帶……」

    武將東西收好,一邊把書包掛回椅背一邊反駁。

    白天拿回照片之后,他把照片夾在筆記本里,結果忘記拿出來,沒想到胡桃居然誤以為他隨身攜帶。

    胡桃嗤嗤笑道:

    「沒關系,你是我的男朋友,用不著怕成這樣。就算你在大家面前看這些照片,我也不介意!

    「這樣太變態了!」

    武說完,這會兒胡桃變成放聲大笑。

    「這些照片還給你!

    武表示自己不該把照片留在身邊。

    于是胡桃精挑細選過后,抽出一張。

    「是啊。那么,這張給你!

    她把照片放進武的襯衫口袋中。

    「你留下一張,這樣就像男朋友了吧?」

    「咦?可、可是……」

    「你要好好珍惜喔!

    胡桃回以笑容,武無言以對地沉默下來。

    照片上是坐在游泳池畔的胡桃。

    她單膝豎起,朝著游泳池面露微笑。

    照片拍得很好。

    如果說是刊登在雜志寫真頁面上的照片,應該大多數人都會相信。

    武感到坐立難安,咕噥一句「傷腦筋」之后,便離開座位去找資料。

    胡桃仍嗤嗤笑著,凝視著動作僵硬的武。

    ☆☆☆

    三天后。

    游泳池旁的更衣室里,胡桃迅速地換好泳衣。

    「你不是說你討厭和男生一起上游泳課嗎?怎么突然變得這么起勁?」

    六一面將脫下來的衣服扔進隔壁的架子上,一面問道。

    胡桃用鼻子笑了一聲。

    「哼哼!因為我發現上游泳課其實也不錯!

    「哦?」

    六歪著頭,不明白胡桃為何有此轉變。

    迅速換好泳衣的胡桃,望向仍穿著內衣褲的六,臉突然皺成一團。

    不知何故,她直盯著某一點。

    「怎、怎么?」

    六問完,胡桃嘟著嘴喃喃說道:

    「你是不是……每天喝牛奶?」

    六不解其意,反問:

    「牛奶?我不太喜歡耶!

    「那你有做背肌伸展操嗎?」

    六聞言,更是一頭霧水。

    「沒有。什么是背肌伸展操?」

    見六一臉錯愕,胡桃投以訝異的視線。

    「你在裝傻嗎?」

    「我、我沒裝傻啊!

    一下說牛奶,一下說伸展操,六根本聽不懂胡桃在說什么。

    于是,胡桃伸長手臂,指著六的白色內衣包覆的兩座豐滿小山。

    「你的胸部!」

    胡桃生氣地說道。

    「咦?胸部?」

    「該不會有人在幫你揉吧?」

    聽到胡桃荒唐的發言,六忍不住用雙手遮住胸部。

    「咦!你在說什么啊,胡桃!怎么可能!」

    因為她的聲音太大,更衣室里的其他女學生都轉過頭來。

    六的臉頰變得一片通紅。

    「胡桃,別亂說啦!」

    這回六改成小聲抗議。

    胡桃一臉詫異地盤起手臂,接著又點點頭。

    「也對……不太可能……可是人家都說揉了會變大啊!

    看來胡桃是真的感到疑惑。

    這會兒輪到六發問:

    「胡桃,有人幫你揉嗎?」

    這句話當然是開玩笑,胡桃卻睜大眼睛,回以怒吼。

    「沒有!別亂說!誰會做這么變態的事!就連武也還沒摸過……」

    在一時沖動之下大聲怒吼的胡桃,臉龐突然變得一片通紅。

    「差、差勁!」

    胡桃大叫之后,一溜煙地跑向游泳池。

    「她、她到底是怎么回事……」

    留在原地的六眨了眨眼。

    「武和胸部有什么關系嗎……」

    六望著自己的胸部,歪了歪頭,腦海里浮現武的臉乳。

    想像中,武隨即伸出雙手,輕輕放到六的胸部上,笑著說道:

    『我來幫你揉大一點!

    六被一陣劇烈的暈眩感侵襲,搖搖晃晃地后退一步。

    「……討厭!我……在想什么……」

    六的臉頰和胡桃一樣,瞬間變得一片通紅。

    她搗著臉頰蹲下來,猛捶自己的頭。

    「呀啊啊啊啊啊!消掉消掉消掉~~」

    六對做了荒唐想像的自己施以懲罰,在場所有女生則一臉詫異地望著她。

    想當然耳,六并未察覺。
上一章   章節目錄    下一章

   GGO首頁 返回頂部 我的書架 加入書架 章節錯誤 論壇快訊 論壇報道 最近更新

 

重要聲明:小說“魔法戰爭小說”所有的文字、目錄、評論、圖片等,均由網友發表或上傳并維護或來自搜索引擎結果,屬個人行為,與本站立場無關。
閱讀更多小說最新章節請返回神湊輕小說文庫首頁,本站永久域名http://www.8736853.live
Copyright © 2008-2014 神湊輕小說文庫 All rights reserved.

 

数字录入赚钱软件 全天北京pk10人工精准计划 东方6+1预测 中国最重要的股票指数 江苏11选5玩法 今天上海时时乐开奖 幸运28神测网 广西风采快乐双彩开奖 东北彩票网官方网站 甘肃福彩3d开奖结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