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湊輕小說文庫 書籍介紹 章節目錄 我的書架 加入書架 加入書簽 推薦本書收藏本書 GGO論壇 求書頻道
選擇背景顏色:   選擇字體大。 font1 font2 font3

魔法戰爭小說 第五卷 第三章 邁向崩壞的序曲The Overture to Collapse

    五月,在世間成為黃金周的日子結束之后,昂宿魔法學院的三大要事之一的,班級對抗魔法戰,正以要沖破昨天為止的暗云一般盛大地召開著。

    其實,在武由鷲津告知的幾乎同時,學院內也開始流傳的龍泉寺和馬是不是醒了,這樣的消息。

    大家并沒有鬧出大的聲音,但傳言卻在暗中著實地傳播著。

    大多數的學生,談論這事時都低頭小聲的,才數日已然無人不知。

    在這期間,進行的班級對抗魔法戰,正好奪回了學生們的開朗。

    班級對抗魔法戰,就是和運動會差不多的東西,從一年生到高等科五年生,在特別用暗黑魔法擴展空間的運動場集合,進行多種多樣的競技,按照班級計分的活動。

    競技也當然是不使用魔法就無法完成的。

    其中特別火熱的就是,障礙賽跑,短跑,長跑,接力,以及騎馬戰。

    其他也還有,二人三腳和借物賽跑,初等科還設有拔河和丟球(Z:注:一種比那邊扔進筐里的球多的游戲,想知道去看魔禁II的9話)

    除了競技外,還有各個班都下了功夫的應援合戰,學院那一整天會像是過節一樣,學生們在三大要事中最享受的也大多是班級對抗魔法戰了。

    武在那天的上午,要參加第三個競技項目的二人三腳。

    「不疼嗎?」

    武低下身,用發給的白繩綁緊足踝。

    「沒,沒事的」

    胡桃站著,對著武的頭頂點了點頭。

    兩人的腳被繩子綁緊了。

    武和胡桃在運動場的中央,四百米跑道上。

    周圍的學生坐在教室里搬來的椅子上,在那前方正在進行著用了魔法的應援合戰。

    因為規定只能在有自己班參加的競技的時才能進行應援,所以現在,中等科的集團那邊響起了太鼓和喇叭的聲音,時不時會有魔法的煙花放出,漸漸揚起了應援的聲音。

    武和胡桃綁著腳,站了起來

    「那么,五十島先邁右腳,我先左腳好了」

    「知道了!」

    胡桃大大地點著頭。

    武想著是時候了,伸出手搭在胡桃的左肩上。

    隔著薄薄的半袖體操服,傳來了胡桃的體溫,武朝著反方向扭過頭去。

    胡桃因為夠不到武的右肩,伸過手抱著武的右肋附近的背部。

    兩人就以這不正常的姿勢扶持著,互相緊張地邁出步子,

    一步……兩步……謹慎地走著。

    「好,好了!總算是可以啊」

    武練習了幾步,慌張地離開胡桃的肩,

    每邁一步,胡桃的胸部總會向武的左肋壓過來,

    ——總覺得我……左肋邊上有一種柔軟的,暖暖的,奇怪的感覺啊……

    武一副說不出話的臉,嘴扭成“へ”字形,胡桃奇怪地斜著頭

    「……怎么了嗎,武?」

    武臉沖著一旁,猛地搖頭。

    「沒,沒有……出問題的是我的魔法……應該是,吧」

    「沒事的哦。武,你可是很擅長浮游魔法的」

    胡桃微笑著,輕撞了一下武的腰。

    這次的競技不需要化身,武就卸下了長劍暮光。

    和武緊貼著,飄飄然的胡桃,比平時要三倍的高興。

    武倒是反而不安起來看著天上。

    「……那就好吧」

    小聲念著的武視線前方,中等科的學生們正使用著浮游魔法“float”(漂。,在上空三米處的跑道上,男女組合正一步一步地跑著。

    怎么看也是隊尾的C班的組合,像是掉到陷阱里一樣,滾落到地面上失去資格。

    跟著從中等科的應援團那邊,就傳來了噓聲和爆笑聲。

    武就像咬著苦蟲一般,等待著輪到自己。

    這樣的武,讓身為班級對抗魔法戰的實行委員會的委員,在會場來回跑動的六,在距離監護者席較近的地方看到了。

    「那是……武君?」

    手上拿著下場的借物賽跑要用的箱子。

    六在除了要出場的短跑和接力以外,必須幫忙委員會的工作,本來是想呆在應援席上的。

    對于吊車尾的C班來說,本來是選拔班的六,被要求去參加短跑和接力這樣的技術型競技,她并沒能選擇自己參加的競技。

    ——啊啊,我也想參加那種比較高興的競技啊

    盡管要準備競技很忙,六也駐足于此,看著跑道中央的武和胡桃。

    『那么下面,是高等科一、二年級的二人三腳。請期待他們迅速的空中步行吧!』

    從放送席的棚子那邊放出了實況轉播。

    放送委員的男生的聲音響起,中等科的學生的比賽結束,從有魔法做的不斷變化的漂亮的花飾的退場門出去了。

    下面該出場了,武看向旁邊的胡桃,她攥緊了雙手,嘴用力地緊閉著。

    「五十島,別那么緊張啊」

    正想說,連我都會緊張的,胡桃便用硬邦邦的臉僵直地微笑

    「沒,沒事的哦」

    開始時高等科一年級的四個班,和二年級的四個班合計八組來競爭。

    全員都互相靠著對方的肩,同聲的使出浮游魔法“float”(漂。,從場地上浮起來了。

    武也抱著胡桃的肩,一起說出“float” (漂。┮煌〉桨肟。

    浮到大概三米高的地方,有百米直線的起跑線,從這里到終點,熒光涂料般的鮮艷的黃色的魔法粒子呈線狀引導著。

    武他們跟著其他班,飛到描著自己班的字母的場所。

    兩人飛到了最外沿的位置,不安地互抱著停在那。

    武對于胡桃的浮游魔法,一點也不擔心。

    基本魔法方面是胡桃比較擅長,就算不安定時晃晃悠悠也能讓胡桃的魔法拉一把。

    但是,考慮到落下時的情況,要以胡桃的魔法支持武的體重還是有點難,怕的就是一開始就拖后腿一起掉下去。

    ——一定要避免讓五十島受傷……

    武這么想著也全然不知,胡桃在左邊緊站著,哄~的臉紅起來。

    輪到了兩人的比賽

    『各位站好位置————準—備!』

    一并浮上來的一位老師站在起跑線邊舉起槍,

    之后響起了讓人想捂住耳朵的大聲,并排的學生一起起跑了。

    「喔噢噢噢噢!七瀨哎哎哎!去吧——!」

    抱著胡桃的肩跑出去后,武便聽到了應援席邊上傳來的伊田的大叫,一瞬,苦笑著。

    總算是讓聲音同步了,武和胡桃前進著

    「一、二、一、二……」

    基本上只看腳下,兩人以小跑狀態前進著。

    「一、二、一……二……」

    并沒有去看別的班的閑心

    「一……二……」

    這時,武感覺到違和感皺了皺眉。

    胡桃跟著很快注意到,在武背上的手加大了力道。

    「繩子好像松了」

    「嗚,武……」

    只能盡力貼緊雙腳,武讓自己的腳靠向胡桃的腳。

    胡桃被壓到,她的上半身向另一邊倒過去。

    「抱住我的腰!」

    武猛地拉住胡桃的肩說道

    「做,做不到的……」

    胡桃吃泡一樣眨著眼

    「再往這邊靠點!」

    讓武拉了過去,胡桃現在已然是全抱在武腰上的樣子,

    「嗚……嗚……嗚誒誒誒誒!」

    發出異樣的悲鳴,胡桃的兩腕抱緊了武的腰。

    可以這樣的狀態繼續跑,對胡桃是不可能的。

    武的汗味和體溫,就這樣向全身傳達過來。

    ——……我,我現在……正被武緊抱著!

    ——不會吧!不要!很困擾。!

    ——武的體操服,肥皂和汗的味道都……

    ——腰好硬,牢牢的!

    武低下頭,胡桃不只是臉上,連全身都像是快要爆炸一般火紅。

    「五十島?」

    武溫熱的吐息打到耳朵的瞬間,胡桃再忍不住大叫

    「咿咿呀呀呀呀!」

    下個瞬間,胡桃的“float”(漂。┙忾_了,當然的就掉了下去

    「咕嗚!五十島,魔法!發動魔法!」

    「做做做……做不到啊啊啊——」

    武一個人的“float” (漂。,就算是能支撐胡桃體重,可也因此要集中精神,沒辦法操縱方向。

    兩人就這么貼著,跌向旁邊的路線。

    『噢噢,這么快C班就要退場了嗎!』

    放送席的男學生播出實況,

    應和著,從應援席邊響起伊田的聲音。

    「七瀨,白癡啊——!堅持住啊——!」

    看著兩人的六,一直茫然地站著。

    從下面看上去,武和胡桃就像是擁抱著,左左右右地搖擺著。

    「武君……」

    完全忘記了周圍的人,武為了支撐胡桃拼盡了全力。

    現在連著腳的繩子已經完全松脫了。

    「五十島!現在,就拉你上來!」

    這樣下去不要說會輸,到不了終點的話,連胡桃都會失去資格。

    競技的最后一名的得分是1點,可失去資格就是0點啊。

    武勉強地施加了兩重“float” (漂。,停在了原地,抓著胡桃的雙手向上拉。

    「誒?」

    胡桃吃驚地瞪著眼

    『噢噢!力量大的C班男子……七瀨同學,把實際上有大量隱藏粉絲的五十島同學拉起來了!』

    武停止魔法,用手抱著已經驚慌失措的胡桃。

    『這可真是,難道打算要這么抱著到終點嗎——!何等的額外服務!』

    放送席流出了興奮聲音。

    武現在只想著怎么到終點,早已什么也聽不見了。

    就這樣公主抱著胡桃浮游著,朝著終點走去。

    在應援席后面看著兩人的六,猛地心臟緊縮得疼起來。

    「……嗯?怎么回事……。迷迷糊糊?悶悶燒燒?」

    六用手捂著胸口,側著頭

    「胸口燒得慌?」

    說不定是早飯時喝的過期的酸奶的事吧。

    六一邊想著能讓自己認同的理由,從那里離開了。

    可是,走了幾步又抬起頭,看著兩個人。

    把頭按在武的胸前的胡桃,閉著眼,手緊攥著他的體操服。

    不知緣由的,六感覺重物壓在自己頭上,晃蕩著向前面走著。

    陷入迷惑,就這么邁著步子。

    『C班,終于到終——點!雖然公主抱也很努力,但果然還是最后!』

    放送實況的男學生從心底高興的叫出來。

    武和胡桃終于到了終點,回到地面上。

    「哈啊,哈啊,哈啊……」

    武在一邊喘著大氣,胡桃兩眉下斜抱歉的表情對武說

    「對不起啊,武」

    「哈……沒事的……」

    還沒調整好呼吸,武笑著

    「繩子,松了……沒有……辦法……」

    對于像是在說是自己系的繩子的錯的武,胡桃那一瞬間,忍著真想抱上去的心情。

    已經,抱得夠久……了

    ☆☆☆

    二人三腳結束后,武就一直在悠閑地給同學加油,到了下午要參加的第二種的項目,才又鼓起勁,向運動場的入場門走去。

    這次是和同班的伊田一起。

    結果而言,上午除了在短跑上給兩腳施以最大魔力的“Flick”(輕彈)百米才用兩秒到終點,奪得高等科五年級的第一名為C班贏來大量的得分外,武的班上就沒有其他好的表現了。

    武想著要稍稍挽回上午二人三腳的不怎么樣的表現。

    再說了,就算是加上六的分數,武的班現在在中等科和高等科的所有年級總排名也是從下面數的快的狀態。

    初等科因為有拔河和丟球,所以并沒有計入得分榜。

    『撒,剩下的競技還有兩項!在最后的接力跑之前就是,現在為止最高潮的騎馬戰魔法對決!』

    放送席的男學生一點未見一上午的勞累,往常一樣地興奮狀態地大叫。

    「武,加油!」

    C班的應援席上胡桃高揮著手。

    武在跑道的內側,從委員會收到競技用的用具,和其他選手排成一列站好了。

    這時伊田晃了晃武的肩,回過頭說

    「十先生……」

    回過頭的武注意到在自己的后排的相羽十。

    十看向武和伊田,輕松地笑著

    「喲,手下不會留情哦」

    雙手攥拳的他,并沒戴化身的白手套。

    可是,這樣十也是很強的武是知道的。

    「啊哈……」

    武不由得苦笑,伊田和旁邊的兩人也露出了僵硬的笑容。

    在配備用具的地方,武還認識另一個人,六在那里。

    「嗨。大家,要加油啊」

    包括武,C班的四人同時點了點頭,

    后面的十看見了,扭了扭嘴

    「喂,六。不要因為是自己班就在裁判上放水啊」

    六聽到了,擺出受不了的表情,

    「哥哥,我才不是會做那種事的人吧。哥哥才是,像去年那樣連續弄出傷員可是不行!」

    對這嚇人的發言,武和伊田照了下臉。

    ——連續弄出傷員……十先生,去年的騎馬戰出場了是嗎……

    真是不想知道的情報。

    全員取完用具,準備好了,委員會的六人走出跑道外。

    等待已久的放送席,想必是興奮地不得了地揚起高音。

    『撒啊,要開始了!高等科一年到五年級的騎馬戰。競技規則很簡單!,能對氣球攻擊和防御的只有騎在上面的同學!只是,馬也可以自己使用魔法保護自己!魔法只允許基本魔法,特別,許可使用“Drive”(驅動)。撒啊,戰斗吧!強者們哦!』

    在這段聲音完全消失之前,舉著槍的老師就朝著天擊響了。

    跟著在場的半數以上的學生就一同詠唱了

    「「「「「「「「“Drive”(驅動)」」」」」」」」

    武也對自己施加了防御魔法“Drive”(驅動)。

    可是,C班其他幾位包括伊田,才一起慢吞吞地唱出“protect”(保護)。

    這都結束后,外圍基本上已經是騎好的狀態,武也立刻騎上了伊田他們做成的馬。

    前面是伊田,兩邊是C班擅長基本魔法的兩人。

    「七瀨,就照作戰計劃拜托了」

    左邊的學生說著,武點點頭。

    「知道了,先移動吧」

    武成乘的騎馬輕快地移動到了場地邊緣,

    那時,場中的騎馬已經進入戰斗狀態。

    馬上騎著的學生的肩上綁了氣球,互放著魔法。

    武并沒有帶化身的長劍暮光,

    這次的騎馬戰,只許基本魔法是規則,基本上沒有學生帶化身。

    武也覺得會礙事,今天一天,就這么放在柜子里了。

    武他們就這么沿著跑道邊走著,防好背后,停在那邊。

    看著中央的武他們,比起飛舞交錯的各色的魔法粒子,時不時,被魔法吹飛到空中的學生更令他們在意。

    放送席傳來驚嘆的聲音。

    『這可真是好厲害的光景!就這樣成了四年級,相羽十的獨唱戲了嗎?』

    十現在奪得了中央陣地,正向著四面八方放著魔法。

    吃了他招的學生,別說是肩上的氣球,直接就從馬上滾落到地上。

    正茫然的武他們,看見從那邊逃出來的一隊。

    「可惡啊,先從比較弱的家伙開始」

    起在上面的學生的右手指著前面。

    「七瀨,來了!」

    伊田大叫

    「沒事的」

    武像過來的學生一樣伸出手指,做成手槍的模樣。

    「“shoot”(射擊)」

    「“shoot”(射擊)」

    正對著的兩人同時射出魔力。

    武的紫色魔力粒子,撞到對方的黃色的粒子,在中央彈開,

    然而,武打出了兩發,

    并沒注意到的對方的氣球尖聲炸開。

    「嗚哇!」

    看到對方的騎馬吃驚的樣子,伊田和另外兩人都破顏而笑。

    「好!」

    「七瀨,厲害啊」

    「那家伙,雖說是一年級可也是A班的!」

    可是,快樂只有一會。

    「喂,下個來了!」

    伊田用下顎指了下方向,另一對從那邊猛沖過來。

    「三年級B班的」

    武在看到對面騎馬上的學生,瞬時發動了“直感回避”知道了對方并無敵意,

    「喂,要逃了!」

    向三人命令道。

    三人慌張地,開始左來右往,武再次抬起頭,看著周圍。

    眼睛里浮現出回避魔法陣。

    「那邊!」

    武敲敲伊田的右肩,三人急忙向那邊跑去。

    跟著有出現了別的騎馬,

    武觀察了一下周圍,這次指示向左。

    「這邊!」

    就在這邊這么做的時候,在中央不動的十的水色的魔力粒子,在運動場上激起舞動著。

    放送席的聲音漂浮在粒子中,清晰可聞。

    『場內已經有半數以上的退場了!剩下的有……五年級的選拔班和A班,四年級當然的選拔班留著!而且罕見的B班好像還在。再后來,三年級竟然是選拔班敗退!只有A班在了。二年級是選拔班和……什么么!居然,二年C班還健在!是C班啊,大家!到底是怎么了?一年級勢力全滅。撒,這之后會怎么樣呢,眼睛已經不能錯開了了啊啊。!』

    武他們能移動便移動,

    只是,移動的范圍總是在邊際。

    「七瀨,走邊作戰,差不多要不行了吧?」

    伊田因為來回跑,邊呼哈呼哈地喘著氣說。

    「但是到中央的話,絕對會被集中炮火吧?」

    武雖然乘在上面,但也有些疲勞。

    立足點當然不好,想著不能給三個人壓上同樣的體重,更是鼓足了勁。

    「說不定在受傷前能先棄權……」

    右邊的男生抱怨道,伊田跟著怒斥回去

    「別開玩笑了!被說是吊車尾和低級的C班可正奇跡地幸存著呢!」

    「伊田,這種事就別自己說了」

    左邊的學生苦笑道

    這時,在各色的魔力粒子中出現了人影,武注意到并抬起頭。

    「喂!來了!」

    話音剛落,腳邊的三人就叫道

    「「「哪邊?」」」

    「正面!」

    這般的武剛說完,突然,前方出現了騎馬。

    對方的手指正對準了武的肩膀。

    武瞬時壓低身體在伊田的頭上,躲過“shoot”(射擊)。

    接著抬頭的同時,將魔力向對手放出

    「“Spark”(火花)」

    突然前面亮起耀眼的光,武以外的所有人都晃到眼,趴了下去。

    「嗚哇!」

    「什么。?」

    伊田和兩個同學驚慌失措,武急忙給了暗號指示他們離開現場。

    『噢噢,C班,好聰明!用擾亂視線的作戰從五年A班那里逃離了了了!』

    看到剛才的放送席,響起了興奮的聲音。

    『而且,A班,后面相羽十來了了啦啦啦啦!』

    武在聽到這之前,都沒注意到后面的十。

    回過頭的武目擊了瞄準自己的學生被十攻擊的場面,

    「“shoot”(射擊)」

    十的水色的魔法粒子的以子彈般的速度和威力,猛擊對手學生的背部。

    被攻擊的騎馬,連同下面的三人一起被擊到空中好幾米,滾到地上。

    『竟,竟然……基本魔法“shoot”(射擊)將四個人全部吹飛了啦啦啦!』

    雖然氣球沒破,可從騎馬上落下來也算是失去資格。

    和武一起觀摩到這一幕的伊田他們,一下子面目全白

    「……真的要玩兒完?」

    「我,說不定會死……」

    「七,七瀨……怎么辦?」

    腳邊傳來了膽怯的聲音,武還是看著十的方向

    「……十先生」

    武的“直感回避”注意到十剛才并沒有瞄準氣球,

    故意讓“shoot”(射擊)命中了其他的位置。

    放送席傳來慌張翻著紙張的聲音,跟著就有男學生用狼狽的嗓音大喊

    『何等恐怖唔唔唔!居然,這是剛接到的情報,剛剛相羽十用“shoot”(射擊)打中的二年選拔班的學生,右肩居然粉碎性骨折了!』

    下個瞬間,武的腳下像是在后退一樣的三人矗立著。

    「「「……」」」

    不明緣由地,大家沉默了。

    「喂,為什么停下了!」

    武敲著伊田的肩,

    接著三人連續說道

    「七瀨,我還不能死啊」

    「我也」

    「我也」

    看來是在考慮棄權的事。

    武扭著臉

    「喂,剛才還說奇跡般存活了所以加油吧的人是誰!」

    伊田冰冷的聲音回答

    「那是再看見那個惡魔的所作所為之前的事」

    「伊田!」

    武總算是讓三人又動起來,這時又聽到放送席絕叫道

    『噢噢,三年A班,危險啊啊。!』

    武抬起頭,看到在右后方稍遠的地方,十的騎馬和別的騎馬。

    要逃也為時已晚的騎馬手,做了覺悟向十舉起手指。

    「“shoot”(射擊)」

    「“shoot”(射擊)」

    「“Flick”(輕彈)」

    三個聲音同時響起。

    放送席混亂著開口

    『什么呃?發生了什么,稍微粒子多了點……這是……!』

    漂浮的粒子有水色的粒子和紅色的粒子,還有紫色的粒子。

    然后,被十攻擊的隊伍,當場倒下坐在地上,一副副呆掉的臉。

    『三年A班,看來在相羽十的攻擊魔法到達之前,好像就被從旁邊吹飛了!』

    十的眼睛捕捉到在倒在地上的隊伍的更前方的武。

    「七瀨……」

    既然十注意到這邊,武便開口

    「十先生,請不要再使用“shoot”(射擊)了」

    腳邊的伊田面色發青

    「噢,喂……七瀨……」

    「啊啊啊,居然向相羽十搭話了,這家伙」

    「咿咿,來這邊了」

    武無視膽怯的三人,看著十。

    「什么意思?」

    在正前方的四五米處,十詢問道。

    武擠著眉回答

    「十先生的“shoot”(射擊)威力太大了,不能用“drive”(驅動)的人會受傷的」

    雖說大多的學生都會“drive”(驅動),可也有不能的人,

    比如說,就像武腳下的三人。

    「基本魔法的話不是什么都可以嗎?」

    十的臉上浮現出不耐煩。

    「就算那樣,就算不用“shoot”(射擊),“Flick”(輕彈)不也足夠了嗎,不是只要打爆氣球就行嗎!」

    「……」

    十對武的話沉默了。

    在指尖射出魔力粒子的“shoot”(射擊),也就是所謂的射擊魔法。

    比起這個,“Flick”(輕彈)是將物體彈開的魔法,魔力的集中范圍很廣,就算被打到也不是那么疼。

    武和十互相不沒有錯開視線,而是互瞪著。

    『怎么了?四年選拔班和二年C班好像在爭論著什么!』

    放送席的廣播,六也聽見了

    「武君……哥哥……」

    包裹在危險的氣氛的兩人,六最為外部的裁判的一人,不安地觀看著。

    十先開口了

    「確實,這是只要打破氣球就行的競技啊,知道了,只使用“Flick”(輕彈)吧」

    「十先生……」

    武松了口氣

    然而這個瞬間,“直感回避”發動了

    「以為我會這么說?“shoot”(射擊)!」

    十的指尖對著武的臉的中心。

    「“shoot”(射擊)」

    武也立即舉起手指,向十放出魔法,

    雙方的紫色和水色的粒子撞在一起。

    『噢噢,這可是危險的行為!C班……七瀨同學……在近處受到了相羽十的攻擊了啦啦!』

    「武君!」

    混在大聲叫喊的男學生的聲音里,武好像聽到了六的叫聲,

    緊接著,武倒到了地上。

    「喂,沒事吧?」

    「……」

    抬起頭,看到另外三人也散落在地上坐著。

    之后,武轉向另一邊,向上瞪著十。

    「別生氣嘛。只是根據定好的規則做的,沒有受你那種的臉的理由哦」

    十在馬上,不以為然地說著,用手指了指武的臉

    「臉,破皮了去消下毒比較好哦」

    「……」

    就這樣,立刻騎馬移動著離開了。

    武閉嘴不言,伊田慢慢站起來,走近過來。

    「七瀨,沒事嗎?」

    「……啊啊」

    看來十的“shoot”(射擊)和自己的在兩人中間相撞,稍微抵消了點威力,應該是沒大問題。

    然后坐著的兩個同學,嚇破膽的樣子說著

    「好可怕,果然是原啊」

    「才這樣就結束了真是謝天謝地啊」

    武彎著嘴站起身,

    對十所做的事,怎么也不能認同。

    不是說一定要放水才行,擁有壓倒的力量的人,在規則以內把對手弄傷也是不對的,武看著把一個個對手打倒在地取勝的十,稍稍地搖了搖頭。

    ☆☆☆

    在騎馬戰上敗退后,武先是為六參加的接力加油,然后和伊田說了要去保健室,向著校舍那邊走去。

    比起走校舍里,還是橫穿外面的比較近,武正不高興地走在校舍的邊上。

    一會,在一樓校舍邊上的樹叢里,看到了有人蹲坐在那。

    想著正好路過,走近了看看,好像氣氛不是很好。

    「那個……沒有是吧?」

    搭過話去,那個男生緩緩抬起臉,

    是沒見過的面孔。

    武彎下膝,半蹲下看著他,對方微笑了

    「沒事的,稍微歇一會就會好的」

    可是,那張臉面色全白,唇色也有些發青,

    武看到了他正痛苦地捂著胸。

    「要我叫誰過來嗎?」

    武問完,他搖了搖頭

    「不,不用的。歇一會就……」

    武環視周圍,看來接力已經開始了,周圍誰也沒有。

    又不能放著他不管,武便在一旁坐下了,

    過了一會,看來男同學真的靜下來了,手也離開了胸口。

    「謝謝」

    他小聲地說。

    「沒什么,沒能幫什么忙真是抱歉」

    武道著歉,男同學微笑著

    「你在旁邊陪我了不是嗎,多謝啊」

    然后,慢慢地站起來。

    「啊,沒事了嗎?」

    武也站起來,想要撐著他,拉過胳膊來。

    「要去保健室的話,就一起吧」

    看著這么說的武,男同學苦笑著

    「啊,也是啊,你的這里,也受傷了」

    被指著臉,武驚愕著

    「也是啊……」

    想起了和十的不愉快的一戰。

    心情還有些灰暗的時候,這次是從校舍里跑出來男學生,大聲叫著人的名字

    「稔!」

    向著這邊跑過來了。

    「洋平……」

    武旁邊的學生小聲說。

    接近過來,對方盯著武一臉不可思議的表情

    「額誒?七瀨?」

    「你,你好」

    武點點頭,回了話。

    跑過來的是,以前邀請武到的犀川洋平。

    武旁邊的終于回了血色的學生側過頭問來

    「你們認識?」

    犀川笑著點點頭

    「啊啊,你看前面不是和你說過嗎。想邀請到的回避魔法的一年級」

    當時是一年級,武在過了春后,升入二年級。

    先不管那事,從武看來,兩人看來是朋友的樣子。

    「你就是那個?」

    旁邊的學生問道,武微笑了

    「是」

    犀川把視線從武移到另一邊的學生身上。

    「說起來稔,你又身體不舒服了嗎,不行的話就說嘛」

    被說的鴨志田稔低著頭

    「我知道的,沒有勉強啊,只是稍作休息而已」

    「你的臉,可全青了啊」

    犀川抓著鴨志田的手,硬是拉過來,這次對武說

    「麻煩你了,七瀨。我會帶他去保健室的放心吧」

    「啊,好。那……」

    武被下了免工令向后退了幾步

    然后,讓走著的犀川拽著,鴨志田回過頭

    「啊,說起來。七瀨君」

    「什么?」

    「我也是的。你要來的話我也很高興的,一定要考慮一下」

    「哈好……」

    被笑臉相告,武也只回了生硬的表示。待兩人走后,武才長嘆了口氣

    「啊,也還有這個選項啊」

    武并不懷疑兩人是這件事,

    就算手持化身完全發動“直感回避”,也不可能發現兩人其實是的人。

    畢竟,現在的犀川洋平和鴨志田稔也深信自己就是的魔法使,

    在這個學院的主要的魔法使,都為了不被敵對的共同體發現,都對記憶進行了改寫。

    要解除的話,只能與特定人物接觸,或是到特定的場所。

    武在心中重復著離開的鴨志田的話

    ——還有像那樣身體虛弱的人啊

    ——不是以戰斗為主,是真的吧。

    對搖擺不定的武,這是很重要的事。

    ☆☆☆

    和武道別后,向著保健室的犀川洋平和鴨志田稔,進到校舍后,在走廊的墻邊等待他們的薇歐蕾特·諾思出來了。

    「真令人吃驚呢」

    她開口道

    「你們倆明明沒有記憶,也還想勸誘七瀨武來啊」

    聽到薇歐蕾特的甜美的聲音,兩人立刻想起自己是,以及所有的記憶。

    「薇大人……」

    洋平皺著眉。

    記憶被封存時的行動,是作為的魔法使為基準的。

    總覺得想起這些,有些不好意思。

    鴨志田倒是相對的什么也不覺得,青白著臉問

    「作為的魔法使,勸誘無所屬的他是當然的事,比起這事,有別的事令我在意的」

    薇歐蕾特斜過頭

    「別的事?」

    鴨志田反問回去

    「是的,薇大人,今天不就是和七瀨月光約定的最后期限嗎?」

    那與其說是詢問,倒不如說是確認。

    薇歐蕾特也理解了鴨志田想說的是什么,

    猶豫了一瞬,回答道

    「吶,鴨志田。我是關于暮光的所有權和月光設約的吧,關于七瀨武應該沒有包含在這個約定之中」

    鴨志田聽完擠著眉,旁邊的洋平也專注地聽著。

    「的確,也有少許的不安。我的魔法“確率回避”也只能知道這之前的模糊關系,只是,明白的事只有一件,就算暮光到了月光的手里,七瀨武也會是我的東西哦」

    薇歐蕾特坦然地微笑著

    「而且,不是七瀨武的話,暮光就無法使用」

    想到的最后一句,她故意沒有說出口

    ——『現狀而言』……

    對,現狀而言是的……

    薇歐蕾特對自己的魔法也有所不確定的未來是清楚的,

    魔法是有規律的,說那是秩序也可以,

    魔法就和化學方程式一樣,只是把物質的結構改變,

    這個世界并不是在無序中運動的。

    暮光原來,也只是也把鋼劍,

    現在雖然是魔劍,可再次回歸鐵屑的事,在未來也會有可能,

    月光拿到暮光,能夠使用它的可能性也不是沒有。

    只是,現在她沒有思考這件事的閑暇,

    時間在催促著她,

    并不是和月光的約定的期限,而是和龍泉寺和馬約定的期限

    ——很快和馬大人就會醒來

    對薇歐蕾特來說,這才是最重要的。

    她對沉默的兩個部下微笑著。

    「你們在著急我是知道的,我也沒有就這樣下去的打算」

    她說著

    「無論暮光落到誰的手中,只要按住他就沒有問題」

    犀川洋平和鴨志田稔知道了薇歐蕾特的打算,互相照了下面,點了頭。

    對自己所侍奉的魔法使,是何等的令人敬畏在心底明晰。

    ☆☆☆

    來日

    武他們班在班級對抗魔法戰后一天全休,和那個傳聞傳開隔了一天。

    只是,在上午那個傳聞就已經在學院中流傳了。

    武他們二年C班的班主任的一氏誠,要休假一段時間,

    而且原因不是身體不好,

    一氏誠被敵人——很可能是——給暗算了,被下了誰的縛魔法,F在在學院里鬧得沸沸揚揚。

    武從同班同學那里聽來,覺得有點虛實混雜。

    總之就是有這么回事。

    一氏老師昨天,雖然學生在放假可也來學院進行事務活動,傍晚7點左右,回到自宅要到鏡之回廊去的時候,突然照明停止了,從背后被什么人襲擊,頭部被毆打致昏的一氏老師,之后再醒來,周圍什么人也沒有,雖說到了現在才感覺到危險想使用防御魔法“drive”(驅動)時,完全用不了魔法了.

    武知道有一種能讓對方用不了魔法的縛魔法,

    之前,在奪回十的作戰是,學院長一并逮到的狼神和螢就被施加了這種魔法,任何魔法都不能使用了。

    突然被人襲擊的一氏老師,并不清楚下魔法的人的身份,在魔法的效力變弱之前只能在家待機。

    而且一氏老師的魔法能力是叫做“讀心回避”的能讀出他人內心的想法的魔法,看來不能使用這個,只能宅在家里了。

    那到底是真的假的,武也不清楚。不過一氏老師被誰襲擊,以致不能使用魔法的事是真的。

    四條學院長,為了找出施加魔法的人對可以信賴的老師們下了指示,武也覺得不是那么好找到的,

    一氏老師是回避魔法的能力者。

    和武的“直感回避”同樣,是就算沒有“解除”(liberate)也可以探知危險而見長,能從背后偷襲那種魔法使,偷襲的人一定對自己相當自負。

    和武的直覺一樣,一氏老師從那天起一周都沒有出現在學院。

    還有,C班的班主任和回避魔法的授課,也會有代課的老師。

    那天,武向一周不見的永遠拜托,使用了“nightmare”(噩夢),到了早上有些睡眠不足。

    到了自己的座位上,用腕子撐著額頭趴著,聽到門開的聲音,跟著起了一陣喧鬧。

    武抬起頭,正好是她站到講桌前,打著招呼的時候。

    「大家好,我是這段時間,擔任C班的班主任的,大家的美麗偶像的薇歐蕾特老師——喲」

    學生一般是苦笑著,另一半是吹著口哨歡迎著。

    ——薇歐蕾特老師啊……

    武對此并無感慨,不遠處的六回過頭,

    她一副的不可思議地看著薇歐蕾特,

    之后六又看了看后排的胡桃,不知怎么是有點難受的表情。

    看來,是不喜歡那種輕浮的女人啊。

    旁邊坐著的伊田,尖著嘴,吹著口哨歡迎著。

    薇歐蕾特的問好和對班級對抗魔法戰的C班的大家的奮斗——雖說,最后還是比高等科一年級的下面兩名——的慰勞的話等等完了,自由活動時間也很快結束了。

    大家開始準備第一節課的東西。

    跟著,薇歐蕾特叫武出來,

    滿心的不知緣由,武驚訝地到了走廊上,

    走廊上誰也沒有,回歸了寂靜。

    「聽說你還沒決定好共同體」

    薇歐蕾特面對面地說道。

    「是……算吧」

    武明顯地表明態度。

    薇歐蕾特抱起手,是因為靴子的跟比較高吧,武受著從高處的視線被問道

    「雖說是代替的,當了這個班的班主任也是一種緣分,想再來,邀請你一回,F在加入的話,就能和我約會一次如何?」

    「哈哈……」

    武不由笑了。

    的確薇歐蕾特有著很好的體型,洋溢著洗練的成人的魅力,

    是男學生都愿意跟去的類型。

    可是,武去感覺到些許的不對勁

    ——為什么呢,這個人……明顯是個美人,一般而言的好女人的應該……

    ——是表情……嗎

    武時常,在薇歐蕾特接近時,全身緊張起來,

    現在也是。

    而武并沒有注意到這是“直感回避”所帶來的危險的預兆,只是無意識地后退。

    薇歐蕾特一成不變地微笑著,向前兩步

    「可是你的能力那邊可是沒有啊」

    突然的一言,令武吃了一驚

    「誒?」

    「誒?的,不知道嗎?」

    薇歐蕾特反問回來。

    「進到的話,以你的能力絕對,會被派出到戰場上去的。那里是不問年齡,只要有有用的魔法的孩子就會上戰場的」

    武皺了眉

    「戰死者最多的事能說明呢」

    嗯嗯的,薇歐蕾特一個人點著頭。

    武沉默地繃起臉

    ——戰爭什么的才不想參加

    ——不,怎么可能參加

    武想起昨晚永遠給自己看的“nightmare”(噩夢),

    在“nightmare”(噩夢)中,看到了紅色的龍襲擊了學院。

    ——紅色的龍是,的紋章

    ——襲擊學院,也不太可能

    ——這樣的話,那到底暗示著什么……

    小聲嘟囔的武漸露出生氣的表情,薇歐蕾特看見了,

    她并不能不對武傳播的陰暗面,

    可這也并沒什么可感覺到罪惡感的,

    畢竟都是真正的事實。

    武會由于“直感回避”漸漸接近真相,慢慢倒向一邊,這般的薇歐蕾特考慮著,可因為月光的事加上了期限。

    月光說到班級對抗魔法戰之前不去管她說服武,可既然他到現在都沒有行動,她認為這么做應該也沒事。

    現在,眼前的武正在動搖。

    薇歐蕾特把雙手放在武的肩上

    「吶,七瀨同學」

    武抬起頭,

    看著薇歐蕾特湛藍的雙瞳,

    跟著兩手加強了力道,

    「……誒?」

    武在那個瞬間,胸以下,胃附近感到熱熱的,張開眼睛。

    注視著自己的薇歐蕾特的眼中,浮現出魔法陣,

    武的身體里,有薇歐蕾特以前設置的她的化身,一枚撲克牌在發動。

    「“這雙手所擁之人,接受圣女的御許前來”」

    耳邊的甜美的細語,流入了薇歐蕾特的咒文,

    武的瞳中出現的不是紫色的回避魔法陣,而是反射著水面的光彩的群青色的光,然后立刻又復原了。

    之后薇歐蕾特像是什么也沒有的把手從武身上放開。

    「怎么了嗎?」

    薇歐蕾特呼呼地微笑著,

    「沒,沒有……」

    武搖著頭。

    剛才的事情,武一點也不記得。

    知道的只是,突然薇歐蕾特的手抓住自己的肩,很快又放開了。

    武側著頭,薇歐蕾特像是在等回答地抱著手。

    武注意到自己在被期待著,就以奇怪的表情回答

    「老師,能再給我些時間嗎?我會好好考慮下決定的」

    薇歐蕾特微笑著,

    「嗯,當然行喲」

    可是那之后,在那笑顏的里面,她想的是沒有時間了。

    與此同時,武也想著沒有時間了。

    ——龍泉寺和馬醒來了,鷲津是這么說的

    ——那是真的話,就真的沒時間了

    兩人想著相同的事,一起浮起微笑。

    五月十八日,

    距離X DAY,就剩下一個月了。
上一章   章節目錄    下一章

   GGO首頁 返回頂部 我的書架 加入書架 章節錯誤 論壇快訊 論壇報道 最近更新

 

重要聲明:小說“魔法戰爭小說”所有的文字、目錄、評論、圖片等,均由網友發表或上傳并維護或來自搜索引擎結果,屬個人行為,與本站立場無關。
閱讀更多小說最新章節請返回神湊輕小說文庫首頁,本站永久域名http://www.8736853.live
Copyright © 2008-2014 神湊輕小說文庫 All rights reserved.

 

数字录入赚钱软件 黑龙江6+1开奖软件 贵州遗漏快3 广东十一选5走势图 赛车开奖官网 北京快3开奖结果查询 澳洲幸运5开奖结果体彩 股票配资软件排行榜 三码必中 安徽11选5专家推荐 广东快乐10分玩法技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