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湊輕小說文庫 書籍介紹 章節目錄 我的書架 加入書架 加入書簽 推薦本書收藏本書 GGO論壇 求書頻道
選擇背景顏色:   選擇字體大。 font1 font2 font3

14歲與插畫家 第五卷 Episode 6.泳池邊的秘密

    第二天——

    今天也是個大晴天。

    東京迎來了前所未見的最高氣溫,這八丈島也是有如初夏般的溫暖。

    而悠斗正為昨晚睡前沒打開空調而深深后悔。

    擦了擦臉上的汗,好不容易睜開了眼。

    真刺眼。

    放在枕邊的手機傳來了鈴聲的旋律。

    “……你好”

    ‘要睡到什么時候啊,悠斗!早飯的時間都要結束了哦!’

    被橫膈膜的刺耳聲音完全弄醒了。

    “啊……對哦……”

    并沒有昨天晚上在幾點睡著的記憶,不過肯定是熬到相當晚。

    似乎是思考著這樣那樣的事情的時候不知不覺就睡著了……?

    正要想起來的時候——

    咚咚!地房門被粗暴地敲響了。

    是橫膈膜在走廊里等著嗎?

    悠斗邊揉著眼角上前打開了房門。

    “……不好意思……我換個衣服,你們先去吧”

    “是這么打算的,不過茄子小姐說……?”

    仿佛是視頻播放中被暫停了一樣,橫膈膜說到一半就凝固住了。她身后的茄子也睜大雙眼,兩手遮住嘴。

    順著她們的視線,悠斗也轉頭看去。

    “誒?”

    突然有股不好的預感,轉過身。

    有個在床上坐起身的身影。

    太過寬大的睡衣半脫半掩,各種地方都露了出來。頭發也凌亂不堪,唇邊還有唾液的痕跡一直延伸到臉頰上。

    打了個呵欠看著這邊的,正是瑪莉。

    “……悠斗君……早上好”

    “你在干什么呢瑪莉?”

    橫膈膜用胳膊一把括起悠斗的腦袋,壓向肋側,像職業摔跤里頭蓋骨固定(Head Lock)的招式一樣絞縛起來,緊緊壓迫著。

    “好疼疼疼疼?”

    臉附近似乎有什么柔軟的東西也壓了過來,不過現在完全不是在意這些的時候。不如說那股彈力反而讓固定更加牢固了。

    (Lan:原來還有這種作用嗎,學到了學到了(x)

    “該被質問在干什么啊的是你吧!悠斗,說真的你到底都干·了些什么。?”

    “不是的……昨天晚上,瑪莉過來商量新企劃,我們討論角色印象太弱了的事的時候就那樣睡著了而已……”

    一下子全都想起來了。

    瑪莉說女主角的設定太薄弱了,商量著要怎么辦。

    悠斗沒怎么從故事方面考量角色過,只能從外觀的角度來于是用ipad畫了印象圖。

    正畫到差不多了的時候,一看發現瑪莉已經在床上睡著了,窗外也已經亮起來了。悠斗自己也已經到極限了就這么在自己床上睡下……

    橫膈膜加大了力度。

    “最好是真的哦?”

    “你不也是在我家被爐里睡過嗎?”

    “嗚……”

    她呻吟著看向身后求援。

    茄子的臉上浮起笑容。

    “關系真好呢。差不多該去吃早飯了吧?”

    笑容。

    不過她的視線朝向著的是窗外。

    今天早上天氣不錯,窗外也能看到閃閃發光的美麗大海,肯定是在看那邊吧,一定是。就當做是這樣吧。

    從職業摔跤招式中解放出來的悠斗急忙跑向自己的旅行包。

    “這、這就換衣服”

    “我們等著呢”

    茄子點了點頭。

    這段時間橫膈膜將瑪莉抱起帶出了房間關上了門。

    “小瑪莉,不可以在男人的房間里睡覺哦?”

    不過回復橫膈膜的不是瑪莉而是茄子。

    “神繪小姐也是哦?”

    “……好、好的……我會注意的……”-

    并列著能看見大海的落地窗的餐廳。

    比較寬敞的桌子有大概五十張,相當的廣闊。

    時間已經比較晚了,其他的客人只有零星幾人。

    乃乃香和白砂已經中間的一張桌邊等著了。她們正在餐巾紙上隨意畫著畫玩。

    “啊哈哈乃乃香,這貓怎么回事?太長了吧?”

    “貓就是會伸得很長嘛——”

    “這條紋的樣子,是仙貝家里的Wacom?”

    “沒錯!”

    看見悠斗幾人出現,還特地站起來打了招呼。

    “早、早上好,悠斗老師!”

    “仙貝早上好。啊,果然瑪莉老師去別的房間了啊”

    因為剛剛才惹橫膈膜發火,不自覺就擺出了防御架勢。

    “什么都沒發生哦……?”

    “嗯?雖然不知道具體怎么回事,原來是在悠斗仙貝的房間嗎?昨天晚上和乃乃香散步回來發現瑪莉老師不見了,就覺得肯定是去了另外的哪間房間吧。鞋子也還放在房間里”

    說起來她是穿著酒店的拖鞋呢。

    順便一提因為不能穿著睡衣去餐廳,瑪莉現在穿著的是橫膈膜借她的上衣。

    “早餐是自助式的,要吃什么呢?”

    乃乃香問著瑪莉。

    瑪莉邊打著呵欠坐到椅子上。

    “呵……交給你了”

    哎呀哎呀,悠斗沒辦法地聳聳肩。

    “那我們走吧”

    讓瑪莉占著位置,其他人去挑選食物。餐廳的一角里擺著各種各樣的菜色。

    乃乃香取了些魚肉塊、煮豆、半熟蛋和牛奶,沒有拿面包之類的主食。白砂則是米飯和味噌湯加上納豆的純和風。

    “……乃乃香,就吃這么點嗎?不吃米飯嗎?”

    “光顧著選喜歡吃的東西的話就變成這樣了”

    “都是蛋白質啊。難道是運動員嗎?”

    “雖然沒有特別注意這些……不過我確實是游泳部的”

    “說起來確實是這樣啊~”

    橫膈膜是在面包上盛上炒蛋,再淋上大量的番茄醬。再加上香腸和培根還有土豆。

    “茄子小姐,好像兔子一樣”

    看著鄰座的茄子面前的只有沙拉和湯的早飯說道。

    “晚飯吃了那么多,第二天還吃這樣的早餐……神繪小姐應該更注意一下飲食比較好哦?”

    “啊——啊——啊——聽不見”

    橫膈膜手捂著耳朵。跟小孩子一樣。

    瑪莉則是由乃乃香挑選了像咖啡店一樣的早餐。面包、沙拉、煮蛋和咖啡。

    “有什么不喜歡吃的東西嗎,瑪莉老師?我選了和去長崎旅行的時候吃的一樣的東西”

    連這都記得嗎。

    瑪莉將手伸向面包。

    “謝了,乃乃香”

    “沒事沒事”

    白砂瞪大了眼睛。

    “瑪莉老師竟然也有好好道謝的時候!”

    “……偶爾偶爾吧”

    已經完全打成一片了啊,悠斗這么想著。

    第一個吃完的橫膈膜打開了觀光信息小冊子。

    “去哪好呢!我想去游泳池!畢竟這么暖和了!”

    白砂手上拿著筷子側頭看過來。

    “游泳池的話這間酒店的就挺不錯的”

    “酒店的泳池?不錯啊。好像名流一樣,不是正適合我嘛!”

    瑪莉指著地圖。

    “想看瀑布”

    白砂點點頭。

    “里見瀑布,確實是必去的觀光景點呢。說是能從瀑布內側向外看其實也就那樣,不過在森林里散步還挺享受的”

    “聽起來很有趣!”

    乃乃香也舉起手。

    其實是不是想游泳?悠斗雖然這么想著,不過沒有說出來。泳池反正在學校也有,說不定她確實對森林有興趣也說不定。畢竟市中心里沒有這樣能在大自然中散步的地方。

    “悠斗老師想去哪呢?”

    兩人的目光交匯,乃乃香問道。

    旅行中種種操勞,已經白白浪費了太多精力也沒辦法。這里就不顧慮太多直說了。

    “我回去睡一會兒。完全沒睡夠”

    瑪莉噘著嘴。

    “要去睡嗎,悠斗君?好不容易來這島上,真是浪費”

    不都是你的錯嗎?把這種話吞回肚子里,編了句像模像樣的理由。

    “感受著海風在白天睡懶覺,這可是平時沒法體驗到的”-

    于是瑪莉,乃乃香和白砂三人坐巴士出門了。似乎是要先去小鎮里再租用電動自行車,再去里見瀑布的樣子。

    悠斗幾人留在了酒店。

    雖然是認真地準備再睡一覺……

    半夢半醒的時候,手機突然響起了信息提示音。

    橫膈膜‘去泳池吧!’

    悠斗‘好困’

    橫膈膜‘茄子小姐太可憐了’

    “太卑鄙了吧?”

    不由自主喊出聲了。

    思考了各種反駁的話,不過畢竟發生了今天早上的事件。再說本來邀請她來的就是悠斗。

    第一天雖說是全員行動,不過印象中的確沒有怎么和她搭過話。畢竟身邊的基本一直都是瑪莉,吃晚飯的時候也由于是白砂的老家的原因與她說話比較多。

    悠斗打出回復。

    悠斗‘去’

    輾轉起身。

    “呃……說的也是,好不容易來一趟八丈島,大白天就睡過去也太浪費了”

    對自己說自我說服的話以后就真的變得能這么想了也真是不可思議。

    拿上泳裝和毛巾來到大廳。

    依舊吸引著周遭的視線的兩人已經在等著了。不知為何,悠斗一加入附近的男性們就離開了。

    橫膈膜兩手叉腰,挺起她豐滿的胸部。

    (Lan:聽起來怪怪的但原文如此……)

    “太——慢了”

    “都睡下了也沒辦法吧”

    “……果然打攪到你了嗎?”

    茄子一臉不安地說。

    “啊,沒事,只是睡了一小會兒。果然還是覺得好不容易來島上了,一直睡覺就太浪費了”

    “呵呵……是這樣嗎。太好了”

    她安心地呼了一口氣。

    決定起床真是太好了,悠斗這么想。

    三人在酒店一樓的更衣間里換上泳裝。當然是男女分開的。

    走出更衣間來到酒店的內側。

    不愧是往年同期都沒有過的高溫,陽光強的有如初夏一般。身邊投下了深深的影子。

    建在能俯瞰大海的地方的泳池邊,時不時吹來的風給人的感覺仿佛里面也含有海水似的。

    泳池是大約25米長度,內側用瓷磚貼起。

    不知是因為在早上的原因還是其他游客都去沙灘了,并沒有其他人在。

    “包場狀態呢”

    池邊有兩頂陽傘和三張沙灘椅。

    海平線上能看到一條孤零零的小船。

    天邊積雨云在形成著。

    簡直像夏天一樣。

    耳邊響起了嗒嗒的腳步聲,悠斗回過頭。

    是泳裝外披著薄外衣的茄子。楓葉花紋的比基尼跳入眼中。

    雖然腰間圍著一條浴巾,不過她纖細的腰腹和雙腿還是露了出來。

    之前幫她搬家的時候稍微看到了一下茄子的腹部,還想著肚臍的形狀很好看。

    而這宛如一線天的勻稱肚臍,現在就在悠斗眼前。

    沒有一絲累贅。

    完完整整。

    茄子那無瑕的身形讓悠斗完全看入神了。

    “……”

    “請問,有哪里很奇怪嗎?”

    “!不好意思,不小心看入迷了”

    “看入迷……?”

    茄子怦然滿臉通紅。

    連悠斗的臉也開始發熱了。大腦一片空白,想著要說點什么話補救,結果反而更慌不擇言。

    “浴巾下面是什么樣有點讓人在意呢”

    “誒?”

    她驚愕地睜大雙眼。

    說漏嘴了不太妙的事。悠斗無比地后悔,簡直想用“撤銷”(Ctrl+Z)讓剛才的發言消失掉。

    “不、不好意思,剛才的話……”

    茄子的臉一直紅到耳根。

    “……是、是這種感覺”

    用顫抖的指尖捻起浴巾下擺,慢慢地揚起來。

    哎哎哎哎哎?悠斗在心中叫喊著,卻越來越沒法移開視線。

    茄子那比想象中更細的大腿顯露出來,連平常的服裝下絕對沒法看到的根部的部分都。

    而包裹著最珍貴的部位的——

    橫膈膜的手突然從側面出現上下搖動,遮住了悠斗的眼簾。

    “喂——?嗨——嗨——?我也在這里哦?看得見嗎?看到我了嗎?已經進入二人世界了?”

    她穿著一套黑色的似乎是皮革質的泳裝。

    與其說是泳裝不如說是繃帶裝。明明是運動服的泳裝設計成這種拘束具真的沒問題嗎。

    悠斗半瞇著眼。

    “……這種會在黃油里出現一樣的東西,在哪里買的?”

    “○天!”

    (譯注:樂天,日本電商平臺)

    “這真的是泳裝?不是什么成人用品?”

    “很性感嘛”

    橫膈膜撩起頭發,擺了個像拍寫真似的姿勢。與她的綽號“橫膈膜”相反,她的身材意外地十分緊實。

    (譯注:牛的膈膜肌部位常用于日式烤肉,脂肪含量較高,容易出油)

    渾身被有彈性的肌肉包裹,而腰身卻盈盈一握,簡直就是傳說中的模特身材。

    不過畢竟內部是橫膈膜。

    悠斗嘆了口氣。

    “這身比起泳池感覺更適合地下室吧……”

    “期待地心跳不已?”

    “不安地忐忑而已。如果被酒店工作人員看到了會被他們發火的吧”

    還好現在是包場狀態。

    橫膈膜撅起嘴。

    “悠斗,真是無聊!”

    “你啊,明明被以那種眼光看的話又會生氣……”

    “被用色情眼光看著確實很討厭,但反應這么冷靜就會覺得很無聊這就是少女心。!”

    她一邊大叫著一邊跑向泳池,悠斗連忙叫住了她。

    “準備運動!”

    “好——”

    意外地聽話。

    不過以這身簡直像是成人電影里的裝束做著準備運動的橫膈膜,還有身材勻稱的茄子伸展著四肢的樣子,都各種意義上不太看得下去。

    悠斗只能看著大海做準備運動了-

    盡管陽光很強,不過一進入水中還是能感到真實的季節。

    是能一瞬間將體溫帶走的低溫。過了一會兒習慣起來,變得不太在意水溫了的時候……

    最開始普通地游了游,但十分鐘不到就感覺膩了。

    橫膈膜拿起了泳池邊上放著的藍色的游泳板。

    “能坐到這上面嗎?”

    小學的時候好像是有這樣的游戲來著。

    將有浮力的游泳板放入水中,坐在它上面。稍微失去平衡就會翻倒。

    “多大個人了……”

    “看我的!哈!”

    橫膈膜意外地一次就成功坐上去了,保持了大約五秒吧。最后似乎失去平衡了,不過以十分熟練的樣子從游泳板上下來了。

    “下一個到你咯悠斗”

    一臉得意地說。

    “不,我就……”

    “茄子小姐——?這個男人就這么膽小哦~?”

    “我知道了啦”

    如此廉價的挑釁,自己卻老實中招了。

    雙手將游泳板壓進水中。學著橫膈膜的樣子,在上面跪坐著。

    不過重心似乎比自己想的太靠后了。雖然坐了一秒左右,不過一下子就向后翻倒。在水里滾了一圈,鼻子里進水嗆到了。

    “咳!咳!”

    “啊哈哈哈哈哈哈!”

    ——橫膈膜你丫的!

    茄子握住浮在水面上的游泳板。

    “那下一個就輪到我了呢”

    橫膈膜趕緊阻止她。

    “茄子小姐,還是別了吧?沾到水的話妝都會花的”

    “也、也沒化那么重的妝啊”

    “發型也會亂掉的!”

    “嗚……不過,你們兩個都玩過了……我也要!”

    她也用將游泳板壓進水里。兩手撐住一口氣將雙膝壓上。

    真是標準的正座——不過保持平衡和正座的姿勢并沒有關系。

    “啊呀!”

    她向前栽倒,以跳水一般的姿勢……

    撲向悠斗這邊。

    “茄子小姐?”

    幾乎在叫出聲來的同時接住了她。

    用胸口接住了飛撲過來的茄子。

    十分柔軟的觸感。

    同時,被茄子踢了一腳的游泳板也在水中向反方向高速飄去。以上勾拳的勢頭正中橫膈膜的臉部。

    “啊噗咕?”

    (Lan:一想到村崎可能就是幾個中年男人去取材時玩了這種游戲就有點微妙地笑不起來了……)-

    悠斗和茄子坐在池邊的沙灘椅上休息著。

    陽傘落下讓人十分愜意的陰影。

    最后茄子還是連著抱住她的悠斗一起倒進水中,現在發絲上還流著水滴。

    “神繪小姐,真是有活力啊……”

    “哈哈哈……”

    橫膈膜一人仍然在泳池里玩耍。

    “茄子小姐,最近怎么樣?”

    “咦?”

    “啊……聽說你最近各種企劃都剛剛開始運作十分繁忙,還邀請你來旅行要不要緊,有點擔心”

    “……”

    短暫的沉默。

    只是打算閑聊一下而已,沒想到她會露出這么低沉的表情,悠斗不禁焦急起來。

    如果是什么不好跟外人說的事的話,強硬問出來也太讓人困擾了。如果她不想說的話那就不要再……

    剛想改變話題時,她開了口。

    “……其實……上個月,從公司辭職了”

    “啥?”

    “我從新年開始就怎么都感覺狀態不太好。沒法像之前一樣畫了”

    “怎么會。是所謂的萎靡期嗎?”

    “我不清楚。無論畫多少張都沒法接受。不斷修改、不斷修改也……只覺得不行”

    “怎么會……”

    “悠斗先生也有……這樣的經驗嗎?”

    追憶。

    “……有過”

    自己只能作為“京橋彩華的弟弟”為他人所認知而被打垮的時候,畫出來的與姐姐畫風相似的東西,被自己認為完全沒有價值。的確有過這樣的時期啊。

    茄子點了點頭。

    “無論是誰都會經歷嗎……”

    “因為畫不出自己能接受的畫而從公司辭職了嗎?”

    “不……我畢竟也做了這么長時間的職業插畫家了,就算自己不能接受還是遵守了期限”

    坦率地說很尊敬她這一點。

    “那么是?”

    “自己煩惱的事似乎被上司注意到了的樣子”

    “在職場一起工作,看到繪畫的時候的話應該是會注意到吧”

    “雖然是位為部下著想的好人……但是……那個……”

    “嗯嗯?”

    “被邀請去一起吃飯”

    “啊……如果部下很煩惱的話,這也很正常吧”

    “嗯,確實如此。聽我傾訴以后,給了我許多值得參考的意見,我也的確感覺輕松了許多……”

    “是個好人呢”

    “我也是這么覺得的”

    “……”

    話鋒一轉,形勢不妙。

    茄子艱難開口道。

    “那、那個……之后………………邀請我一起去,住宿設施”

    “誒誒誒?”

    原來不是為部下著想而只是有歹心而已?

    茄子深深垂下了頭。

    “為什么會這樣呢?聽我傾訴煩惱的時候,真的覺得十分感謝他。建議也很有參考價值……之后就說那種事……之前那些都只是在灌迷魂湯嗎。我鼓起勇氣坦白心聲還問他意見,這到底是什么意思啊”

    “…………”

    “我,真是傻啊……變得羞憤不堪”

    “……”

    “當場就說了——我要辭職。該說是乘勢嗎……我也沒想到自己原來是這么不冷靜的人……這一點也十分羞愧”

    悠斗小心醞釀著話語。

    “我……沒有在公司工作過的經驗……”

    “啊,確實是呢……”

    這樣的公司辭職也是理所當然的——雖然這么想,不過畢竟自己也沒有就職工作的經驗,太少見多怪了也說不定。盡管如此——

    “茄子小姐,你現在后悔嗎?”

    “突然辭職給公司的同事們帶來麻煩這一點……”

    “麻煩別人的明明是那個上司吧?”

    “這樣斷言倒也沒問題……”

    這種情景對悠斗來說只能想象而已。一起努力的同伴們,因為自己離開而陷入麻煩。

    只要自己能忍一忍的話——會變得像這樣想嗎?

    上司只要開口要求就一定要接受然后當做什么都沒有發生過嗎?

    茄子低語道。

    “……我,到底是,為什么會落到這種境地呢?”

    穿著泳裝的她,發梢處滴落著水滴,帶著泫然欲泣的表情與悠斗的視線交匯了。淺色的嘴唇在微微顫抖。

    悠斗趕緊將視線硬扯開,盯著大海。

    “我也實在是,不清楚該怎么辦才好”

    老實回答。

    “……”

    “不過,總覺得,不想讓茄子小姐忍受著這樣悲傷的事”

    “嗯……”

    “完全派不上用場,真是不好意思”

    她搖了搖頭。

    “愿意聽我說話,就讓我輕松很多了……畢竟是跟誰都沒說出口的話”

    “是這樣嗎?不過跟公司的人說一下也沒問題吧?”

    她一臉落寞。

    “……只會懷疑是不是我主動勾引的而已。并不是所有人都會像悠斗先生這樣相信我的”

    “誒誒?”

    “兩人單獨去吃飯是我太輕率了。這種事也不是第一次發生了……為什么就會覺得這個上司就沒問題了呢……”

    茄子的聲音已經帶上了哭腔。

    悠斗在膝上將手握成拳。

    雖然不能接受,不過謠言就是這樣。但比起悲嘆過去,大概更應該思考下一步該怎么走吧。

    “茄子小姐……之后要做自由職業者嗎?”

    “有一點煩惱。在公司工作的時候也以個人名義接受了一些工作嘛。而且,辭職之后不久,就有幾個公司不知道從哪里得到消息想邀請我去他們那”

    “這也是當然的吧”

    茄子似乎真的很不可思議似的歪了歪頭。

    因為性騷擾而丟掉了招牌插畫家,干出這種蠢事的傳言肯定會在業界里被不斷傳開。

    那位上司在職場的處境會怎樣……悠斗雖然不清楚,不過肯定不會便宜他吧。

    “那些邀請我的公司我還沒有仔細調查過”

    “慢慢決定就好吧”

    “我也是這么想的,不過有另外一件麻煩事……”

    “嗯?”

    “現在神繪小姐在我家暫住”

    悠斗皺了皺眉。

    “聽錦說過了。好像是從新年開始突然搬進去的?果然打攪到你了吧”

    “沒有沒有……這次的事讓我很受打擊,但回家時有神繪小姐陪著,反而該說是被她拯救了……”

    “橫膈膜那么吵鬧嘛”

    點了點頭的茄子把目光轉向泳池里。

    話題中心的橫膈膜正在嘩嘩地用自由泳的泳姿游著。好像比之前更熟練了。

    “……其實這次的事……還沒有跟神繪小姐說過”

    “咦?橫膈膜一直在你家里吧?”

    “沒錯。我之前一周有三天會在公司工作對吧”

    “現、現在是怎樣?”

    茄子臉頰微紅,有些害羞似的撩了一下被沾濕的頭發。

    “裝作去公司工作的樣子出門……然后因為在人多的地方不太方便畫工作用的畫,就在公園的長椅上或者河岸畫”

    “誒誒??”

    “啊,肯定不會一直這樣哦?只是等我決定做自由職業者還是去其他公司就職為止……我是這么想的”

    “早點跟橫膈膜說比較好吧”

    她搖了搖頭。

    “神繪小姐現在正處在非常重要的時期。好不容易能集中精力工作,實在不想打擾她”

    “啊……”

    的確,現在是動畫播出前的所謂“天真期”。

    創作者們會因為情緒不穩定而無法著手工作。而盡管如此,工作委托的數量還是會爆發性地增長。

    最近橫膈膜似乎工作的很順利的樣子。

    不過,像悠斗聽了茄子的事以后就感到極為憤慨,變得情緒化。

    而如果橫膈膜也聽了以后,還能像之前那樣集中精神工作嗎?無法預測。創作者的狀態就是這么飄忽不定。

    “的確……可能等橫膈膜的動畫相關的工作告一段落,茄子小姐決定今后去向之前先不告訴她比較好”

    “是吧”

    “不過在公園和河岸實在是……卡啦OK包房或者網吧之類的地方怎樣呢?應該不會被其他人看到工作的畫吧”

    “卡啦OK包房曾經被不認識的男人闖進來過……網吧也是,有點害怕”

    ——作為美人為什么就會活得這么難?

    簡直都不像是和悠斗活在同一個城市里一樣,到處充滿著危險。

    茄子嘆了口氣。

    “不過,下雨天就沒有辦法,而且外面的天氣還很冷,也考慮過要不要去租單間辦公室……不過要是租下來了不就等于決定做自由職業者了嗎”

    “這也確實”

    “都還沒有認真調查過發來邀請的公司就這么決定了的話,總感覺有些失禮吧”

    “‘不在公園或者河岸上工作就很失禮’的公司我覺得應該是不存在的吧”

    是茄子的心情上的問題吧。因為是內心的問題就更沒法簡單解決。

    她從沙灘椅上站起身。

    “啊——啊,說出口以后感覺爽快多了”

    “……雖然我完全沒起到作用”

    “沒有的事。愿意聽我說真是太感謝了”

    “真的沒問題嗎?”

    雖然悠斗感覺還什么問題都沒有解決。

    茄子露出了微笑。

    確實,和最開始那低沉的表情比起來柔軟了許多,不是在勉強自己的笑容。

    “去游泳吧?都來泳池了嘛”

    “嗯”

    悠斗也站了起來。

    乃乃香:八丈島上的書店里也有瑪莉老師和悠斗老師的《貓奏》哦!好厲害!

    悠斗:哦——

    神繪:我的呢?《〇七二小隊前進!》呢?

    乃乃香:……

    神繪:明明都要動畫化了!
上一章   章節目錄    下一章

   GGO首頁 返回頂部 我的書架 加入書架 章節錯誤 論壇快訊 論壇報道 最近更新

 

重要聲明:小說“14歲與插畫家”所有的文字、目錄、評論、圖片等,均由網友發表或上傳并維護或來自搜索引擎結果,屬個人行為,與本站立場無關。
閱讀更多小說最新章節請返回神湊輕小說文庫首頁,本站永久域名http://www.8736853.live
Copyright © 2008-2014 神湊輕小說文庫 All rights reserved.

 

数字录入赚钱软件 白银配资 甘肃11选5玩法规则 山东体彩十一选五app 广西快三玩法 体彩排列7开奖结果 股票分析软件免费版下载 辽宁快乐11开奖一定牛 新版幸运飞艇app官方下载 今天湖北30选5开奖结果 广东快乐10分走势图软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