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湊輕小說文庫 書籍介紹 章節目錄 我的書架 加入書架 加入書簽 推薦本書收藏本書 GGO論壇 求書頻道
選擇背景顏色:   選擇字體大。 font1 font2 font3

我們的重制人生 第六卷 上傳日:9月1日 第1章 他生活的城市

    車窗外的風景迅速掠過?匆谎凼謾C上的時間,我們才剛剛出發了不到一個小時。

    新干線上的空氣有些干燥。我喝了一口茶,潤潤嗓子,呼了口氣。這時,旁邊的她向我搭話了。

    “恭也,冷靜下來了嗎?”

    她看上去很擔心。大大的眼睛直直地看著我。

    “謝謝你,奈奈子。不用擔心啦!

    我笑著回答她,她卻用拳頭鉆起了我的肩膀。

    “啊,好痛好痛,我說了什么得罪你的話了嗎?”

    “你說了!從剛才起恭也就一臉沉重地喃喃自語,還說讓我不用擔心,你真敢說哎!”

    她氣鼓鼓地瞪著我,正面反駁道。

    “……說的也是啊,對不起!

    “知道就好!

    奈奈子點點頭,默默地零食遞了過來。

    “要吃嗎?你早飯就沒吃,早餓了吧!

    “嗯,謝謝!

    我拿起一片零食,放入口中。咬了一口,清脆的聲音響起,清湯的味道從口腔中擴散開來。

    這是我常去的超市里賣的零食。之前我買來放在桌上,那家伙卻將零食整袋拿走了,為此他還被志貴狠狠地罵了一頓。

    他漸漸變成了回憶。

    而現在,我們打算把他變回現實。

    “真的好久沒見到貫之了!

    奈奈子說出了他的名字。

    雖然這次旅行就是為了他,可我卻總是不敢說出他的名字。所以,奈奈子能夠主動提起,讓我也松了口氣。

    “貫之會走,果然是因為家里的事嗎?”

    “嗯……也有這方面原因吧!

    實際上,還有一個很重要的原因,但還是不要告訴奈奈子了吧。要是我告訴別人的話,于他也是恥辱吧。

    “好不容易攢夠學費了……真是的,到底是為什么?”

    貫之什么都沒有告訴奈奈子,就直接離開了。除了一句“對不起”,什么都沒有說。

    包括他的真心在內,我必須要好好面對他才行。真是件難事啊。

    所以,在考慮如何說服他之前,必須要先見到他才行。

    “先去見他吧。當然,我也有許多事想問他,但還是等見到他之后再說吧!

    “哎?說的也是啦!

    奈奈子有些驚訝,但還是點了點頭。

    對她來說,和貫之見面是理所當然的吧,但對我來說,并沒有那么簡單。貫之很有可能拒絕和我們見面。

    “不過,你別再想剛才那樣埋頭苦想啦!

    “謝謝你,我已經沒事了!

    說著,我朝她笑了笑。

    可是,我的內心中依然充斥著不安和沉重的責任感。

    ◇

    在去東京之前,我去見了加納老師。

    我向她確認了一個關于他的猜想,在答應老師不會告訴別人后,她開口說道:

    “和你想的一樣。鹿苑寺貫之并沒有退學。學校按照他的希望,給他辦理了休學!

    我倒吸了一口氣 。本來以為已經斷掉的絲線,實際上依然細微地連在一起。

    從老師告訴我貫之離開學校起,我就一直覺得難以置信。

    當然,因為他會離開很大程度上都是我的錯,所以我會這么想,一定程度上也是一個心靈安慰。不過,最重要的是,那樣傾心寫作、將其作為一生事業的貫之,怎么可能那么輕易就斬斷自己的思念呢?

    這時,在學生科偶然看到的文件,更是堅定了我的想法。

    休學。我終于想到,大學擁有這個制度。

    如果是休學的話,只要有理由,遞交一下文件就能迅速復學。費用也只有區區幾萬日元。而之前一直為學費上下奔走的貫之,自然是知道這個制度的。

    他雖然不愿再繼續待在學校,但肯定也沒法斷然割舍吧。這個制度對于貫之而言,簡直就是久旱逢甘露了。

    一開始,我向學生科進行了咨詢?墒,學校畢竟要保護學生的隱私,所以沒有告訴我詳細信息。

    所以,我只好來找加納老師打聽了。

    “鹿苑寺也拜托我了,說要是有人問的話,就說他已經退學了。當時想著他肯定有自己的情況,所以就答應了。不過……”

    老師的表情變得嚴肅起來。

    “最大的理由,肯定是不想讓人知道他還割舍不下吧。尤其是你,橋場!

    我感覺自己的心臟像是被人抓住了似的。

    貫之之所以離開學校,正如他自己所說,是拜我所賜。最終,他把這件事也告訴了老師吧。

    “所以,我今天對你說這些,也相當于背叛了那家伙吧。雖然沒要求我絕不能說出去,但我也能理解那家伙的想法!

    “嗯,我也沒有……告訴他的打算!

    老師點了點頭。

    “不過,比起你打算要做的事,這些也都不過是微不足道的小事罷了。你要做的事便是如此的無理取鬧!

    突然,老師死死地盯住了我。堅毅的視線,讓我無法避開。

    “我再確認一遍,你是要讓鹿苑寺……復學是嗎?”

    “是!

    “就算他還有留戀,但他基本上也是放棄了這條道路。真的要把這種人帶回來嗎,我希望你再好好考慮一下!

    貫之離開學校是在5月上旬。而如今已是8月。歷經3個月,說不定他已經開始習慣新的生活了。

    或許,他現在正在努力擺脫過去的影響——那樣的話,我要做的事,真的是很無理取鬧。

    可是。

    “沒關系的。我已經想了很多遍了……”

    我決定任性一次。就算被貫之責罵、拒絕,我也要去做,因為——

    “對我們來說,他是必不可少的!

    要是沒有他的話,之后的作品、我們的“故事”根本就無法成立。

    “……”

    老師沉默了一會兒。

    那雙眼睛依然死死地盯著我。像是在問我,那就是你的真意嗎。

    我也很難說有十足的信心和把握?墒,對從未來回來的我來說,這便是最適當的答案。

    要是被問到這樣做是否正確的話,估計大多數人都會表示否定吧?墒,我已經下定決心了。所以,我絕不會就此放棄。

    路線已經決定了。

    “……這樣啊!

    似乎是終于確認了我的決心,很長時間后,老師開口了。

    “我再重復一遍,鹿苑寺退學的原因,全在于你,橋場!

    “我知道!

    “不過——”

    老師微微嘆了口氣。

    “所以,能把他帶回來的也只有你。給我認清這份意義和重量!

    心臟像是被人狠狠來了一錘。咚,心臟跳得厲害,我一瞬間不知道該說些什么。

    其中肯定有給我應援的成分,但也不能簡單地這么理解。這個責任可是很重的。老師是想告訴我這件事吧。

    終于冷靜了下來,我只回復了老師一句話:

    “……我明白!

    ◇

    之后,新干線平安無事地準時到達了東京站。鈴聲響起后,車門開啟,裹挾著塵土的風和喧囂一齊涌了過來。

    “哇……人好多啊!

    新干線站臺上,穿梭其中的乘客數量多到讓人不可思議。雖然這是我早已看慣了的風景,但對奈奈子來說還是一幅稀奇的景象吧。

    我拿起手機,看了眼時間。

    “果然出門有點太早了吧!

    雖然不是始發電車,但從新大阪站出發的時間也是相當早了,到達東京時,東京的早高峰才剛剛結束。

    “啊,志貴發消息來了。我告訴她我們平安抵達了哦!

    “嗯,拜托你了!

    奈奈子熟練地按起了手機鍵。

    這次來東京,本打算帶著志貴一起來的。和貫之一起生活的核心三人一起來的話,應該能夠更正式地和他對話吧。

    可是,志貴他們的工作正迎來高潮。自不用說,是九路田安排的工作。

    雖然不知道具體是什么工作,但可以想見,肯定是很花功夫的工作吧。

    (之前還一起去白濱玩了,也不能老帶著志貴到處轉啊。)

    要是被九路田指責的話也很麻煩,他的話肯定會抓住這個短處,狠狠地敲詐我們一筆吧。

    因此,我就把志貴和齋川都留下了。

    “她說一路順風~我們接下來要怎么走?”

    我點點頭,打開了帶來的首都圈路線圖。

    “和大阪一樣,東京也存在只有私鐵的地區!

    不過,好在這次的目的地川越兼有JR和私鐵的站臺。

    不過,考慮到車輛數量,使用私鐵要方便得多了。

    “到川越要坐西武線,去大手町坐東西線吧!

    比起從西武新宿換乘,在高田馬場換乘要方便得多。而且,要是把奈奈子帶到擁擠的新宿的話,走散的可能性也很高。

    “恭也真厲害啊。事前已經好好調查過了啊!

    奈奈子頻頻點頭,十分地欽佩。

    (要是能直接告訴她我之前就住在這里的話就輕松了啊。)

    我之前的公司就在埼玉,川越也有一家來往密切的廠家,也去過那里好幾次了。

    當然,我是不可能告訴她的。我們走出閘口,前往大手町站。穿梭在身穿制服的職員和OL中間,我平復了一下呼吸。

    我從包里,取出一摞材料。

    這摞超過50頁的A4紙資料,印著我們作品的設定和內容。

    已經開始制作的第一作動畫、成員的分工、達成目標等等,所有的一切都匯集在了這里。

    我翻到資料的核心部分。

    上面現在還什么都沒有寫。不是寫不出來,而是沒有寫。

    理由就在之后再說吧。這也是我來到這里的一個原因。

    “……上吧!

    我做好覺悟,邁出了步子。

    ◇

    我還沒做好覺悟。

    這天,我松懈地迎來了清晨。從今天起,一起居住的兩個前輩就已經不在了。雖然沒有仔細問,但似乎是去游說對我們的課題來說必不可少的人去了。

    看著嚴肅的那兩個人,作為外人的我也沒法說什么,可是,在這種情況下有一件事是確定無疑的。

    (這、這是……獨占亞貴前輩的良機……。

    亞貴前輩,自不用說,就是和我住在一起的志野亞貴前輩。我不僅喜歡她的畫,也超超超喜歡前輩這個人。

    (啊……好想再抱抱亞貴前輩啊……這次就趁剛洗完澡的時候好了……肯定很柔軟、很溫暖吧……然后前輩還會叫我的名字……摸我的頭……嘿嘿……)

    真是的,馬上就會產生這種妄想。

    話說回來,我就是在如此興奮的狀態下,迎來了這個清晨。我毫不懷疑,我的妄想即將成為現實。

    然后,時間到了中午。突然,公寓里來了訪客。

    “打擾了!

    玄關傳來凜然的聲音,我瞬間感到一陣緊張。是河瀨川前輩。美麗、帥氣,是我暗中憧憬的前輩,不過,也有些可怕……是一個威嚴滿滿的人。

    我把她迎上來,和她相對而坐。接著,沒有寒暄,前輩就直接進入了正題。

    “志貴怎么樣了?”

    聽到這個問題,我長嘆了一口氣。

    “……一直到窩在自己的房間里畫畫……”

    我苦澀地說道。

    是的,我所期待的橘色空間完全沒有到來,亞貴前輩從早上起就一直窩在自己的房間里面。好不容易出來和我說了一句話,結果卻是:

    “小美乃梨,接下來一段時間吃飯什么的我們可能都沒法待在一起了,對不起哦!

    接著,便又回到了房間里面。

    仔細想想,亞貴前輩之所以留在大阪,是因為有很多工作要做,而不是為了和我一起戚戚我我。我還真是傻啊。

    “這樣啊。真有她的風格!

    河瀨川前輩嘆了口氣。

    “所以,你肯定很寂寞吧!

    “是、是啊……亞貴前輩變成那樣,多少會有些……”

    不過,我本來就一直都是獨自生活,所以雖然寂寞,但也能夠忍受?墒,妄想了那么多,卻不能實現,還是讓我有些寂寞。

    但是,河瀨川前輩卻莫名其妙地重重地點了點頭。

    “我能理解!

    接著,有力地說道:

    “但是不要緊。我會和你一起住的!

    “……哈?”

    她的話過于意義不明,我不禁有些愣住了。

    “哈什么啊。就像我剛才說的,從今天起我就在這里住了!

    說著,前輩便開始收拾行李了。

    “請、請等一下,這這這到底是怎么回事?”

    看著慌亂的我,前輩沒有絲毫停下的意思。

    “橋場拜托我了!

    “橋場前輩……?”

    “嗯,說是只留兩個女生在家她們或許會感到寂寞,問我在他們去東京的這段時間能不能留在這里陪陪你們。真是的,他是把我當成女仆了嗎……啊,奈奈子說我可以用她的房間,這點就不用擔心了!

    說完,河瀨川前輩就利索地收拾起行李,起身看向我,雙手抱胸。

    “所以,要是感到寂寞的話可以找我撒嬌哦!

    堂堂正正地說出了和氛圍完全不符的臺詞。

    瞬間,我有些愣住了。

    “謝、謝謝您……”

    她畢竟是在關心我,所以我還是向她道謝了。不過說實話,我真的很想問問她,你真的不是在開玩笑嗎?

    這種情況下,還能夠說“那就讓我盡情撒嬌吧”的人,絕對是個非比尋常的家伙。而且,我還沒有做好和河瀨川前輩一起生活的覺悟,讓我撒嬌難度也太高了吧。

    (不能這樣啊,橋場前輩……)

    沒想到萬全周密的橋場前輩,竟然在這方面會如此生疏……

    (接下來要怎么一起生活,先想想這個吧……)

    我一想到這里,就感到渾身無力。

    ◇

    在久違的東西線電車上,由于和通勤方向相反,車上乘客不多,在黑暗的地下隧道里,時不時能看到熟悉的站名。

    貫之老家所在的川越,市中心有三個車站——川越、川越市,還有本川越。會變成這樣也是有原因的,不過剛來這里的人,難免會感到有些混亂吧。

    “為什么要在本川越下?”

    奈奈子問我為什么要選擇西武線的這個車站。

    “貫之之前說過一次,他就是用的這個車站 !

    貫之很少提老家的話題,不過,有時候興致上來了,也會說起過去的事。我記得,他曾經提到到本川越站。

    “不過,能不能簡單地到他家里拜訪,還是個未知數啊!

    “說的也是……他也沒有請我們來!

    畢竟我們這屬于游擊作戰,當然沒有告訴貫之。雖然現在我們已經到了,但到時能不能見到貫之,就是一場賭博了。

    從高田馬場站換乘西武新宿線,1小時后我們便抵達了本川越站。因為是工作日,到站時車里依然十分空曠。走出車站,雖然也有商店街和公寓,但最令人矚目還是“小江戶”這三個字。

    川越利用古時候留下來的鎮街,并進行復刻,開發了旅游項目。之所以叫小江戶,似乎是“如江戶一般繁華”“能夠感受到江戶的氛圍”之類的意思,詳細情況我也不清楚。

    不過,我們也不是來旅游的,也沒有深入了解的必要。

    “這座城市還真大啊……喂,奈奈子?”

    “嗚嗚……”

    只見奈奈子站在那里,皺起了眉頭。

    “哎,你怎么了?不會是暈車了吧?”

    “是大城市……”

    “哎?”

    “那家伙的老家竟然是個大城市……”

    我感到有些脫力。

    “你是在為這件事較勁嗎……”

    “因為那家伙一直說!說把琵琶湖看做海的家伙,要是去了我們家那邊,一定會嚇一跳的!然后我就回擊他,你們不過就是東京郊區罷了~結果沒想到真的是大城市!我會不爽也很正常吧!”

    我不禁苦笑。

    不過,也難免奈奈子會不爽,這里真的像一個“大城市”一樣。

    人流量很大,男女老少、形形色色的都有,也不像地方小城市那樣,街上都是老年人。

    “這里就是貫之長大的地方了!

    奈奈子環顧周邊,這樣說道。

    沒錯,這里是貫之長大的城市,我對這方面更有興趣。這里是他又愛又恨,將其作為筆名的城市。我還有機會,聽他講這個城市的故事嗎?

    要快些行動了。

    之前聽他講過老家的位置,我們用手機搜索起去往他家的路線。要是10年后的話,這件事很快就能解決了吧……我這樣想著,用住所檢索導出路線。

    “知道了嗎?”

    奈奈子窺向我的手機屏幕。

    “嗯,不過不是很好走!

    貫之的老家距離最近的車站也有相當的距離。

    “就算坐公交,也得走一會兒啊!

    奈奈子突然哈哈笑了起來。

    “哼哼,那家伙住的地方還蠻偏的嘛!

    “你還在說這件事!”

    “什么啊,恭也你就沒有不爽嗎?要是那家伙的話,在這種時候絕對會笑話我們的!”

    我的老家王寺也不是什么大城市啊。

    “總之快走吧。不然也不知道他家是個什么樣的地方!

    “說的也是,勝負要到時候才會分曉啊~”

    奈奈子的目的好像已經偏掉了……無所謂了。

    一開始我們打算先坐公交,然后走過去?墒俏覀儺吘谷松夭皇斓,所以就老老實實叫了出租。

    在出租車上看向窗外,沿途都是一片田園風光。

    川越市中心,是一處高樓林立的地方都市,而周邊則是一片田園景象。

    我和奈奈子沉默著并排坐在一起。

    沉默的原因,或許是窗外未曾見過的風景吧。

    “還有5分鐘就到了!

    司機師傅貼心地打破了沉默。

    “啊,好的!

    說著,我呼了一口氣。

    好不容易來到了貫之的老家,接下來便要正式采取行動了。我們的目的是向貫之提議復學并說服他同意。當然,這會是一件困難的事吧。

    以期完全,我們應當對貫之如今的立場、心境、狀況有一個大致的了解。知己知彼,方能百戰不殆。

    (可是,也不能在準備上花太多時間啊。)

    復學要求必須要在半個學期以內,如果不能在8月末提交申請的話,便趕不上后面的課程了。

    當然,只要支付在籍費的話,就算在來年4月回歸也是可以的。不過,考慮到貫之的心情,最好還是控制在8月末吧。

    可是,這也不過是我自己的考慮。根據貫之現在的生活情況,說不定會變成一場持久戰。

    “啊,到了!

    聽到奈奈子的話,我抬起頭來,出租車停在了道旁。

    (終于……)

    我輕輕吸了一口氣 ,看向窗外,那里是一成不變的藍天。

    現在,我們的眼前是一所巨大的宅邸。

    “是、這里嗎……”

    “真壯觀啊……”

    從一開始,我們就被震驚到了。

    上出租車的時候,我們剛打算告訴司機師傅住所和名字,結果一聽到名字,司機師傅就明白了:“啊,鹿苑會的老師家的!”本來我們還擔心會不會很難找,結果司機師傅卻一副了然于胸的模樣。實際上,走近了之后,我們也才發現,鹿苑寺家實在是太顯眼了,根本就不用擔心會找不到。

    巨門高墻的正中,聳立著一棟兩層的巨大房屋。庭院中栽滿了各種樹木,簡直就像是個公園一樣。在高大的房門旁,還有一扇能容兩輛車通過的卷簾門,顯然門后不可能是車庫,宅邸內大概有好幾個停車位吧。

    貫之家是一座顯而易見的豪宅。

    “這得是幾LDK?”

    奈奈子的聲音里已經沒有了剛才那種較勁的精神。老家是不是城里這種問題,在這座宅邸面前都顯得太蒼白了。

    “大概是到兩位數了吧!

    10LDK,我也只在新聞和電視劇里見過啊。

    不過,要是在門前鬼鬼祟祟的話,說不定會被鄰居懷疑,我畏畏縮縮地按響了門鈴 。

    “您好!

    一會兒,電話那邊傳來了女人的聲音。

    “唐突來訪深感抱歉。我是貫之君的友人橋場。請問貫之君現在在家嗎?”

    我盡量冷靜地說道。

    “少爺今天一早就出門了。請問您和少爺預約了嗎?”

    “不,我們也是碰巧經過附近……”

    “那樣的話,十分抱歉,能請您先和少爺預約一下嗎?沒有事前預約的話,我實在是不能放您進來……”

    冷靜地表達了拒絕。

    “我明白了,打擾了!

    電話噗的一聲切斷了。奈奈子慌慌張張地說道:

    “怎怎怎怎么辦啊恭也?貫之他真的是個少爺!剛才那個是女仆吧……?”

    “是啊……”

    “竟然真的有女仆啊……我震驚了!

    也是,大多數家庭都是沒有的吧。我在小學初中和高中時,也沒見過家里有女仆的家伙。

    可是,這個世上有著許許多多的有錢人。雖然我沒有接觸過,但他們大概就是住在這樣的豪宅里、過著這樣的生活吧。

    “怎么辦?還是給貫之打個電話吧!

    “也是!

    貫之不在家,多少讓我有些不知所措。我撥打了貫之的手機號。

    過了一陣,我靜靜地掛斷了電話,關上手機。

    “事情麻煩了……”

    “咦,難道貫之不接電話嗎?”

    我將手機放進口袋。

    “不,貫之換號了……”

    “哎……”

    奈奈子啞口無言。

    我也預想過這種情況,可真正遇到還是有些失落。雖然發生了那種事,但貫之應該還是會留下一條聯系渠道吧——我的心里一直這樣暗暗期待著。

    不過,更換手機號或許也是他的溫柔吧。要是他沒有換號,而是直接拒接的話,我或許會更加痛苦吧。

    “這樣就只能去找他了啊!

    奈奈子嘆了口氣。

    先不論電話的事,我對無法順利見面還是有心理準備的,我立刻調整了心態。

    “去貫之可能會去的地方挨個找找看吧,或許能碰到他也說不定!

    力所能及地去做吧,直到見到貫之為止。

    ◇

    下一個目的地是鹿苑會醫院——貫之他們家經營的醫院。

    聽他說,包括他的父親和哥哥在內,一家人都是醫生。想想之前司機師傅說的話,貫之他們家在當地肯定很有名望吧。

    “這比我想象的還要厲害啊……”

    除8層的大樓外,還有幾座別棟。門前是一個巨大轉盤,給人一種豪華酒店的感覺。

    我和奈奈子站在轉盤前仰望著巍峨的大樓,一時間啞口無言。

    “我、我還以為,是比街上的門診大一點點的小醫院而已!

    “嗯……”

    “這個,有、有點大了吧?也太大了吧?貫貫貫之難道真的是個富家少爺嗎……?”

    恐怕是的。而且還是個十足的豪門子弟。在看到他家的宅邸時我便隱隱感覺到了,貫之他們家在當地應該是頂級門第了吧。

    貫之和我們完全就不生活在同一個世界。目睹到這一點,我舔了舔干燥的嘴唇。

    (交涉恐怕會變得很困難吧……)

    我微微有些顫抖,緊繃著臉走向醫院大樓。

    走到巨大的自動門前,門無聲地打開,露出了寬廣的大廳。

    這里的氛圍和一般醫院有所不同。雖然空氣中也彌漫著藥水的味道,可暖色調的壁紙和地板,都努力紓解著病人心中的不安,顯然是經過了細致的考慮。

    或許是大醫院的緣故,除外來接待外,大廳內還有綜合資訊臺。我走到了咨詢臺后的女性跟前。

    “打擾一下,這里是鹿苑會……鹿苑寺老師的醫院對吧?”

    大姐姐微微點頭。

    “沒錯……請問您有什么事嗎?”

    看上去有些戒備的樣子。

    “我們是鹿苑寺貫之的朋友。請問他現在在醫院里嗎?”

    大姐姐的戒心一下子就消除了。

    “哎,真少見啊,是貫之君的朋友?”

    “是、是!

    “這樣啊,那孩子也有朋友了啊。我放心了~”

    看來她也認識貫之,我們還沒來得及問,大姐姐就說起了貫之的話題。

    “小時候他還是經常來醫院里的啊。不過上了中學之后,他和小老師——啊,就是貫之君的父親、這里的院長——關系就變壞了。之后便基本不再過來了!

    離開大阪回到川越后,貫之似乎每周回來兩到三次的樣子。

    不過,他似乎還沒有開始在這里工作,而是每天在家里幫忙家事,同時,為了熟悉工作而挨個拜訪相關人士。

    “他今天沒有來,不過大概是在那個固定路線吧!

    “固定路線?”

    “對。貫之君每次去的地方都是固定的,所以就算不打電話,也很快就能找到哦~”

    接著,大姐姐便笑著告訴了我們貫之常去的幾個地方。我們向她道過謝,便走出醫院,打開了地圖。

    “書店、電影院、文具店、咖啡廳嗎?”

    這樣,我們就不用無的放矢地瞎找,找到貫之的可能性高了許多。

    “而且還都在車站附近,這樣就能挨個轉個遍了!

    奈奈子的話里也恢復了一些活力。

    “嗯,時間也還早,挨個轉一圈吧!

    從醫院前坐上直達公交,我們又回到了本川越站前。

    轉盤轉過去的第一條路,是一條長長的商業街。這里并非是觀光街,而是這里居民的主路,日用品、果蔬等店鋪都聚集在此處。

    “人一下多起來了啊……”

    看著巨大的人流量,奈奈子如此說道。之前的靜謐已經消失不見,周遭充斥著嘈雜的氛圍。男女老少都行色匆匆,和站在原地的我們擦肩而過。

    “除了電影院,好像都在這里了!

    我再次打開地圖,確認了一下地方。文具店就是附近,書店和咖啡廳則要稍微走一會兒,而電影院則在更遠一點的地方。

    “感覺,就像是在偷窺貫之的過去一樣!

    看著兩側林立的店鋪,奈奈子苦笑著說道。

    “嗯……我也有這種感覺!

    不時可以看見幾個身穿學生制服的男生。過去的貫之也是這樣吧。兩三年前,他也是這樣走在這條路上,走進自己熟悉的店鋪,思考著各種各樣的事情吧。

    我們就隨著他過去的足跡,追尋著如今的他;蛟S,這里面也有他不愿意讓我們知道的事吧。醫院的事也是一樣,如果沒來過的話,我們肯定是不會知道的。

    雖然有些抱歉,但我們還是繼續追尋著貫之的蹤跡。

    擺滿了漂亮文具的文具店,擺有專業有趣書籍的書店,有咖啡香浮動、富有歷史和氣質的咖啡廳。

    各處都能感受到貫之的氣息,可是哪里都沒有他的蹤跡。

    “最后是……這里嗎?”

    一路向北,轉入一條幽深的巷道,那里隱居著一家古老的電影院。

    這家電影院似乎是一間明治時代的老店,古老的建筑和看板上,到處殘留著霉菌和傷痕,顯示出歷史的厚重感。大概是經歷過幾次翻蓋,新舊風格混雜在一起,更是顯示出了歷史的悠久。

    入口旁有一塊黑板。上面手寫著現在放映的作品。

    “不論是國內作品還是國外作品,都是些沒聽過的名字啊!

    奈奈子好奇地看著黑板上的名字。

    在電影雜志或者電臺上引起討論的作品啊,本地電影導演以川越為舞臺拍攝的愛情電影啊,作品的選擇極具個性。

    不流于票房優秀的大作電影,這里是一家聚集著小眾作品的小電影院。貫之就是感受到了其中的魅力,才會頻頻移步這里吧。

    “像是貫之會喜歡的作品啊!

    當初教導他電影魅力的前輩,似乎就是個小眾電影的愛好者。受他的影響,貫之也喜歡上了這些非流行作品吧。

    “他是不是經常來這里看電影呢……”

    “應該是吧!

    我確定了一件事。貫之如今肯定還是會到這里。就算他放棄了創作,肯定也無法放棄對故事的喜愛和追求吧。

    “啊……云出來了!

    剛才灼燒著我肌膚的太陽,不知不覺間已經被烏云吞噬了?p隙間透出的陽光,像極了美麗的極光。

    陰沉的空氣漸漸包裹了我們。帶有灰塵味道的輕松空氣,也在不知不覺間變得沉重起來。

    雨要來了。

    我和奈奈子都不自覺產生了這種想法。

    這時。

    “你們,為什么……?”

    路旁,我聽到有人叫我。是我再熟悉不過的聲音。

    我們同時回過頭去。

    “貫之——”

    眼前的他,和那日分別時一模一樣。

    短短的頭發、細長的雙目、高挑的個子。每處每處,都和記憶中的他一模一樣。不,他甚至變得更加健康,看上去更有活力了。

    或許,能和他好好談一談。我一直想,要是貫之變得不再熟悉,那肯定一切就都完了。即便是告訴他我的想法,肯定也傳達不到吧。

    可是,他還是初遇時候的那個他。那個充滿野心和活力、為創作獻出一切的他。

    “貫之,那個!

    所以,我開口了。

    你是必不可少的,回來吧。再一起創作吧。我的愿望很簡單。正當我要傳達給他的時候——

    “嘖,真的假的?”

    他咋了下舌,粗暴地堵住了我的話。

    “好巧不巧地,竟然在這里遇見啊!

    很顯然,貫之并不歡迎我們。我們很明顯被他看成了麻煩,更遑談什么再會的喜悅了。

    瞬間,我感到有些異樣。眼前的他看上去和過去的他沒什么兩樣?赡侵皇峭獗矸矫。

    “是聽醫院的人說的嗎?我經常來這里!

    “啊,嗯。因為你家里人說你不在家,所以我們就去了醫院!

    而且電話也聯系不上你。

    “哎,連我家都去過了啊,你是偵探嗎?雖然我不知道你想干什么,但這樣偷偷摸摸地調查很惡心啊!

    貫之不快地撓了撓頭。

    “你在說什么啊,不就是因為你把號換了,我們才聯系不上你的嗎?”

    在氛圍越發險惡的時候,奈奈子說話了。

    “號?啊, 說起來確實換了啊。想著你們反正也不會聯系我了!

    貫之自嘲地笑了。

    “然后呢?想要觀光的話,去找觀光協會的大叔怎么樣?肯定會認真地帶你們參觀的!

    我們當然不是來觀光的。

    終于,說出我覺悟的時候到了。

    我在腦海里調出資料。我能感覺到,“故事”的齒輪已經要轉動起來了。

    “貫之,我們不是來觀光的。是來將你——”

    帶回去的。

    “別說了,恭也!”

    貫之強硬地阻止了我。

    我們中間陷入了沉默。散步的高中生情侶好奇地看向這邊。喧囂的大路上,傳來孩子歡笑奔跑的聲音。

    不論是我,還是奈奈子,都被貫之強硬的話語拒絕了。他如此強硬的拒絕,讓我也沒法繼續說下去了。

    “我也知道你想要說什么。我回來之后,也無數次想過這件事!

    語言的背后,隱藏著一種超脫的冷漠。

    “可是,我已經做好覺悟了。我好不容易才開始習慣這種無聊透頂的日常,請不要來打擾我!

    最后,他嘆了口氣。

    “已經結束了!

    他斷定。

    “等一下,貫之,一切還沒有結束……”

    貫之拍掉了我想要拉住他的手。

    “請回吧!

    僅留下這句話,貫之便離開了。

    我還什么都沒有說。要是就這樣結束的話,我是為了什么才來見他的?

    可是,我不知道這時該說些什么才好。

    正當我猶豫如何開口時——

    “貫之!

    旁邊,奈奈子說話了。

    “什么事啊……”

    或許是感到意外吧,貫之停下了腳步,轉過身來。

    奈奈子哼了一下,朝他伸出了手。

    “什么?是勒索嗎?你還真是長大了啊!

    奈奈子打斷了貫之的喋喋不休。

    “手機號!

    說著,又把手往前伸了伸。

    “哎?”

    “快點。要是有事聯系不上的話不就麻煩了嗎?給我!

    看見奈奈子如此強勢,貫之也不禁露出苦笑。

    “給你啦,沒事別打過來啊!

    貫之從口袋中取出便簽,寫下號碼,遞給了奈奈子。

    “那就再見啦!

    接著,貫之就離開了。

    我看著他的背影,默默無言。

    ◇

    從電影院回到商店街,前往站前的酒店。恰好是人流高峰,我們穿梭在從車站返家的人群當中。

    雖然早就預料到貫之會這么做,但實際看到后,還是覺得有些難過。

    已經結束了。貫之是這樣說的。諸事都已塵埃落定,如此,要想顛覆,就非下一番功夫不可了。

    (從明天起,就要面臨更加嚴峻的形勢了啊。)

    一上來就前景灰暗,得好好考慮一下對策才行。

    我對旁邊的奈奈子說道:

    “要直接回酒店嗎?或者直接去吃晚飯也可以!

    奈奈子搖了搖頭。

    “不急,比起這個……”

    她嘆了口氣。

    “說真的……”

    “嗯?”

    奈奈子驅散掉悲觀的氛圍,皺起了眉毛。

    “我們好不容易來看他,那家伙還真是無禮!氣得我都想沖上去狠狠踹他一腳了!”

    說起了這樣危險的話。

    “我雖然不知道發生了什么,但話都不聽就直接跑掉不是太過分了嗎?至少要聽我們把話說完……咦,你怎么了,恭也?”

    我久久地看著奈奈子這副暴力的樣子,有些傻了。

    奈奈子也終于反應了過來,臉一下子紅了。

    “啊,那個,我不是真的要踹他啦,就是感覺很很不痛快啦,那個……”

    “我明白!

    我苦笑著 ,內心對奈奈子充滿了感激。

    要是只有我一個人的話,肯定會深受打擊,悲觀地思考接下來的事吧。

    可是,看著奈奈子一如平常的言行,我也感到輕松了許多。雖然不知道結果會如何,我也趁著這個機會調整了自己的心態。

    (而且,貫之的聯系方式也拿到了。)

    我從口袋中取出寫著貫之手機號的便簽。那個時候,要不是奈奈子開口的話,我們和貫之的聯系通道就會直接斷掉吧。

    “得好好想想明天要做些什么啊!

    “是啊。一定要好好教訓那個裝模作樣的家伙一頓!”

    奈奈子說著, 擺出了戰斗姿態。

    我不禁笑了出來。

    “和奈奈子一起來真的太好了!

    對我來說,這是非常自然的感謝。

    “哎……?啊,嗯、嗯……”

    奈奈子有些不明所以,開始扭捏了起來。

    終于,我們到了酒店。走入大廳,告訴前臺房號后拿到了鑰匙。

    “給你,奈奈子!

    我把鑰匙遞給奈奈子,結果她卻一副靜不下心的樣子,臉似乎也有點紅了。

    “奈奈子?”

    “啊,嗯。抱歉……”

    奈奈子一副心不在焉的樣子,沒有看向這里。

    “你怎么了?是不是累了?”

    奈奈子搖了搖頭。

    “不、不是的。并不是累了,我現在還很有精神,只、只是……”

    她的臉更紅了。

    “我和恭也一起來了啊……”

    奈奈子重復了一遍我剛才說的話。

    “是這樣沒錯,怎么了嗎?”

    奈奈子將手中的鑰匙抱在胸前,瞄了我一眼。

    “那個,只有我們兩個人的旅行……”

    “!”

    這、這樣!

    我一直在思考貫之的事,完全把這件事給忘記了。

    說起來,這的確是一場孤男寡女的旅行。如果只是個人行為的話肯定會意識到吧, 不夠這次情況特殊,以致于我完全沒有注意到。

    可是,奈奈子顯然注意到了。甚至,說不定從新干線上就已經意識到了。我最近還在想,奈奈子和我的交往方式是不是變了……

    要是這樣的話,我肯定又因為自己的遲鈍讓奈奈子蒙羞了吧。

    我有些猶豫,該怎么回復。

    “抱、抱歉。我也知道,我們是為了貫之來的,不該滿腦子凈想著這些事!我也明白的!”

    奈奈子表達了“剛才不算”的意思,讓我多少輕松了一些。

    “當當當然,我也明白的,啊哈,哈哈哈哈……”

    在酒店大廳里,我們兩個一起尷尬地笑了。在他人看來,肯定是很莫名其妙吧。

    “那個,總之先回房間吧……”

    “嗯、嗯……”

    為了緩解兩人之間的尷尬,我們各自回到了自己的房間。

    ◇

    “是,我知道了。是,我會傳達給亞貴前輩和河瀨川前輩的。再見!

    掛斷電話,我呼了一口氣。

    “什么事?”

    “橋場前輩說,今天似乎沒能順利說上話,明天起會認真努力的!

    “這樣啊!焙訛|川簡短地回了一句,就回廚房準備晚飯了。

    “快些把飯準備好吧。齋川,你把飯盛一下!

    “是、是 !

    我按照前輩的吩咐,打開電飯鍋,盛出了兩人份的米飯。

    “啊,那個……亞貴前輩……”

    “她說等會再吃,讓我們給她留點飯就行!

    “嗚……說、說的也是啊!

    我感到有些失望。

    和亞貴前輩之前說的一樣,今天的晚飯她會獨自一個人吃。因為要集中精力工作,洗澡和吃飯都會在休息時間里解決,我也很欽佩她這種徹底的工作態度,可是……

    “我開動了!

    “……我開動了!

    希望前輩也能考慮一下和河瀨川前輩獨自吃飯的我的感受……

    “今天時間比較多,我做了冷涮沙拉和味增湯。泡菜雖然是從店里買的,可味道相當不錯哦!

    “謝謝,飯很好吃!

    這句話沒有任何虛假,可說實話,我沒有吃飯的心情。

    畢竟我眼前可是河瀨川前輩。聽說她入學以來成績一直都處在學科首位,不論知識還是技術,都首屈一指。

    即使是在無所不能的橋場前輩面前,她也不會有一絲畏縮,相反,一直在橋場前輩面前保持強勢,真厲害啊。

    這樣的人竟然會為我做飯,光是想到這個,就讓我感到無比緊張惶恐,而且竟然還坐在一起吃飯,這真的讓我有些手足無措了。

    所以,飯桌上自然也就沒有多少對話了。

    “要是想加飯的話就說一聲!

    “是、是,十分感謝!

    這種情景讓我情不自禁地想要回答“Yes,Sir”,真想讓別人也體驗一下這種感覺。順便一提,謝絕退貨。

    平靜的晚飯仍在繼續。味道很好,我也挺喜歡前輩的,可是,這么緊張的晚飯到底是怎么回事啊……

    為了找些話題,我開口說道:

    “那個,我可以問前輩一件事嗎?”

    “只要是我能回答的問題就行!

    要是問我隱私的話就殺了你,前輩似乎是這個意思。

    我感到無比緊張,畏畏縮縮地問道:

    “橋場前輩他們去見的……是個什么樣的人?”

    我對那個人的情況一無所知。

    前輩他們沒有進行說明,所以我也就一直沒有觸及,可是那樣不自然地避免觸及那個名字,還是讓我感到好奇。

    是和我一樣的一年級嗎?還是和前輩們有關聯的二年級呢?難道是更高年級的前輩嗎?謎團太多,讓我產生了無限遐想。

    “果然會在意吧……”

    “是啊,不知道的話自然會感到好奇……哎,前輩?”

    只見河瀨川前輩深深地嘆了口氣,皺起了眉頭。

    “橋場真是的,竟然什么說明都不做就跑掉了。他也知道這樣留下的我就得負責說明了吧。還說什么希望我別把這件事告訴別人,那家伙真是!真是!”

    要是這是搞笑漫畫的話,河瀨川前輩手里的筷子肯定已經折斷了吧,眼前的河瀨川前輩看起來就是如此的憤怒。

    “前前前輩,沒、沒關系的,我不問了!一起吃肉吧,吃肉!”

    努力安撫河瀨川前輩之后,我也想好好地教訓橋場前輩一頓了!等他回來我一定要好好說說他!

    ◇

    第二天,我們再次召開了作戰會議。

    沒有任何線索,和貫之對話也沒有任何收獲。所以,我們必須要重新考慮游說材料,以及游說方法了。

    走出旅館,在大路上走一陣,便是一條溫馨的商店街。左手邊,是一家馬車外形的咖啡廳。

    是貫之常來光顧的咖啡廳。

    雖然在旅館里討論也是可以的,但在這里或許能從店長口中知道一些貫之的情報。當然,我們是挑貫之不在的時候來的。

    “今天是貫之不來的日子。經常過來的時間是一三五六,周二和周四似乎是不會過來啊!

    而今天正是周四。除非貫之突然改變主意,否則今天應該不會來店里。

    推開沉甸甸的大門,咖啡廳里彌漫溫柔的咖啡豆香氣。虹吸壺里煮沸的咖啡咕咚咕咚地響著。

    門口右側的柜臺,店長大叔發現了我們。

    “哦,你們今天也來了啊。歡迎!

    年齡大概在50左右吧。他梳了一個很合適的飛機頭,看起來十分年輕。

    “是。那個……今天沒來對吧?”

    我問道。店長笑著搖了搖頭。

    “沒事的。我之前也說過,他周四是不會過來的!

    我和奈奈子對視了一眼,到里面的座位坐下。

    因為時間還早,店里還比較空曠。昨天我們來的時候是午餐時間,店里基本是滿員狀態,而今天除我和奈奈子之外,只有一個坐在右邊讀報紙的大叔。

    (是退休的一般職員嗎?還是說是個老板呢?)

    花白的頭發和小胡子,身上穿著筆挺的西裝。晨光透過窗子打在他周圍,他靜靜地看著報紙,就像是一幅畫一樣。

    不好意思上前打擾,我們選擇了遠離他的左側。

    “一杯熱咖啡,還有一杯咖啡牛奶!

    “好的!

    下完訂單后,我們開始了交談。

    “接下來該怎么辦呢?”

    “就算和貫之對上話,也得先想辦法改變他那種萬念俱灰的心態才行啊!

    雖然貫之的聲音和身體都很健康,可最重要的心思似乎已經不在創作上面了。

    要是找不到什么突破口的話,我們下次恐怕還是會被拒絕吧。

    “不過!

    “那家伙真的放棄了嗎?”

    “哎?”

    “你看啊,貫之那家伙很喜歡逞強,他只是不愿主動開口,也不愿意承認恭也說的話吧?”

    店長將咖啡和咖啡牛奶拿了過來,奈奈子喝了一口咖啡牛奶,嘆了口氣。

    “而且,他也害怕自己被恭也說服吧,所以才會不聽你說話就逃跑吧。在我看來就是這么回事!

    說起來,他的拒絕里面或許也有這層意思吧。

    “也是,他肯定覺得只要那么做我就會放棄吧!

    貫之在我說話之前便進行了抗拒。換個角度看,這也是他內心動搖的證明。

    可是,即便將這件事告訴貫之,也只會讓他變得更加抗拒吧。必須要讓他明白自己心中還有“熱情”才行。

    “要是有什么頭緒的話就好了啊……”

    即便是小事也行。只要能激起貫之的創作熱情,他也會放下心防吧。

    或許是擔心苦吟的我吧,奈奈子說道:

    “想得太多也只會讓自己難受啦,要不要出去走走,轉換一下心情?”

    說著,她看了看外面。

    “我也想好好看看貫之長大的這座城市……或許,能發現什么線索呢?”

    “說的也是,出去走走吧!

    也不是說我們要去觀光,不過出去散散步或許也不錯。就算什么也沒發現,也能對大腦形成良好的刺激。

    我打開手機的地圖應用,思考起出店后的散步路線。

    “啊,小兄弟!

    突然,有人向我們搭話了。

    我轉頭看過去,只見店長正笑嘻嘻地看著我們。

    “等會要到街上散步是嗎?”

    “是,來都來了,便想著在周圍轉一轉。不過……”

    我們也不是來參觀名勝古跡的,就算給我們推薦線路也沒什么意義啊。

    “正好!”

    “哎?”

    “現在觀光協會的理事長正好很閑。機會難得,就讓他帶你們轉轉吧!

    “哎哎?”

    觀光協會?理事長?

    這里除了我們,不是只有一個人嗎?

    這么想著,我看向右邊那個紳士。

    “喂,這和說好的不一樣啊!

    紳士瞪向店長,雖然話語依然冷靜,但明顯店長的話打了他一個措手不及。

    “不也挺好嗎?這種機會可是很少見的,相見即是緣分嘛!

    店長完全不在意紳士的態度,繼續說著。

    “那個,我們也并不是要去觀光,只是打算在周圍轉轉,所以……”

    正當我打算紓解一下現場的緊張氣氛時。

    “好,我知道了!

    紳士靜靜地點了點頭,一口喝掉杯中的咖啡,猛地站了起來。仔細疊起在讀的報紙,朝我們走了過來。

    然后。

    “店長說的也對,這也是一種緣分。我就帶你們參觀一下川越的街道吧,請你們多多指教了!

    說著,便像就職廣播里常說的那樣,彬彬有禮地鞠了一躬。

    “啊……那個……”

    面對困惑的我們,紳士也沒有一絲動搖,依然彎腰站在那里。

    對方都那么做了,要是沒有什么理由的話,也實在難以拒絕啊。

    “那就拜托您了……”

    我們完全失去了退路,只好順著這突然的發展,開始了川越的觀光。
上一章   章節目錄    下一章

   GGO首頁 返回頂部 我的書架 加入書架 章節錯誤 論壇快訊 論壇報道 最近更新

 

重要聲明:小說“我們的重制人生”所有的文字、目錄、評論、圖片等,均由網友發表或上傳并維護或來自搜索引擎結果,屬個人行為,與本站立場無關。
閱讀更多小說最新章節請返回神湊輕小說文庫首頁,本站永久域名http://www.8736853.live
Copyright © 2008-2014 神湊輕小說文庫 All rights reserved.

 

数字录入赚钱软件 上海十一选五开奖时间 广西11选五基本走势图 上海配资公司 广西快乐十分今天能开奖不 海南环岛赛彩票正规不 青海11选5走势图 江西11选5彩票遗漏 炒股配资平台哪家好 江西快三走势图一定 北京pk10六码稳赢技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