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湊輕小說文庫 書籍介紹 章節目錄 我的書架 加入書架 加入書簽 推薦本書收藏本書 GGO論壇 求書頻道
選擇背景顏色:   選擇字體大。 font1 font2 font3

藥師少女的獨語 第二卷 終話

    回到后宮過了數日。

    貓貓收到了梅梅寄來的信與包裹。

    信上寫到誰得到了誰的贖身。不知是否被雨淋過,信紙有幾處被弄濕,文字暈開了。

    放在小箱籠里的包裹,包括了一條美麗的披帛。是娼妓在祝賀筵席上使用的東西。

    貓貓本來要直接把箱籠蓋起來,但改變了想法。她打開窄小私室里的衣箱,決定翻出收在最底層的東西。

    遠遠可以看到煙花巷燈火通明,貓貓覺得場面比平時更加盛大華麗。

    從后宮的外墻看去,煙花巷熠熠閃亮。

    在那里想必有著鈴聲叮當作響,穿戴披帛的娼妓婆娑起舞。她們身穿燦爛奪目的服飾,揮舞披帛,撒下漫天花朵。

    當煙花巷的好花成為某人專屬的花兒時,其余百花會跳舞歡送。贖身是一場慶典,好酒好菜端上桌,眾人高歌,眾人起舞。

    宴會不分晝夜,煙花巷是無人能睡的不夜城。

    貓貓將白天收到的披帛掛在肩上,以指尖拈起披帛。

    雖然左腳受傷還不能正常走動,但應該不要緊。貓貓脫下上衣,為嘴唇輕巧地描上一抹一紅。這是梅梅給她的胭脂。

    (簡直像是開玩笑。)

    貓貓想起去年實賜給官員的芙蓉公主。此時她或許跟青梅竹馬的武官在一起,忘了待在一后宮時的事。也或許她會偶爾想起,她曾經每晚在這兒跳舞。

    然后,貓貓做出了跟當時的芙蓉公主同樣的事。她穿起小姐們要她帶上的唯一一件華服,回想起留在記憶角落的第一個舞步。嘴上涂了梅梅小姐送她的胭脂,衣袖附有鈴鐺吊飾,隨著動作釘鈴鐺鋃地作響。

    長長的衣裙縫上了好幾顆小石子,每當貓貓輕快地轉圈,裙襬就會擴展成一個圓。她用衣裙畫圈,用披帛描弧。展開的衣袖破風飛揚。

    平素綰起的頭發不綁,取而代之地在耳際簪上一朵薔薇。一朵染成青色的小薔薇。

    披帛婆娑,裙裳盤旋,兩袖翩翩,發絲飄搖。

    (想不到記得還滿清楚的。)

    心不甘情不愿地被老太婆逼著學的舞蹈,意外地深刻留在貓貓的腦海里。

    就在她舞弄著披帛時……

    「……」

    「……」

    貓貓與某個不太好的人對上了目光,然后踩到了裙襬。

    她笨頭笨腦地臉孔朝下跌個大跤,按著臉打滾時立足點不見了。她差點沒掉到外墻之外,好不容易才抓住墻壁,讓人把她拉上去。

    「你……你在做什么?」

    意外的來訪者喘著大氣說,束在后腦杓的頭發亂糟糟的。

    「小女子正想問呢,壬總管!

    貓貓一邊拍拍僅有的華服一邊說。

    「總管怎么會在這里?」

    「……」

    壬氏一臉傻眼地看她。

    而且把貓貓拉起來之后,還握著她的手腕沒放。

    「既然獲報又有個奇怪女子爬上墻壁,我當然只能處理了!

    (選以為神不知鬼不覺呢。)

    現在想想,會穿幫是當然的。

    不過話說回來,衛兵不至于還在相信鬼魂的謠言吧?

    「別給我添麻煩了!

    壬氏把手放到貓貓的頭上。

    「不用特地讓壬總管跑一趙,讓其他大人過來不就得了?」

    貓貓悄悄動了動頭,閃過他的手。

    「是親切的衛兵認得你的長相,來向我請示!

    貓貓一掌輕拍在自己的臉上。

    「記住了,即使你以為你行事低調,旁人卻不是這么想的!

    「遵命!

    貓貓搔一搔臉,覺得行事真是不方便。

    「好了,再來換你了。你方才在做什么?」

    「……在煙花巷,大家在歡送得到贖身的娼妓時,都會跳舞。而今日跳舞用的衣裳送來了!

    其實貓貓真正想歡送的,是寄衣裳給她的娼妓。是梅梅一直陪不擅長記舞步的貓貓練到最后,她一遍又一遍地叮嚀:「當我離開時,你一定要跳喲!

    壬氏盯著貓貓的臉瞧。

    「總管有何見教?」

    「沒有,只是沒想到你會跳舞!

    「作為基本才藝之一逼小女子練的,只是沒好到能在客人面前表演!

    即使如此,在祝賀贖身之時,有時還是會找她來湊人數。貓貓如此說完后,壬氏將目光轉向遙遠的煙花巷。

    「外頭都在傳這件事,說那個怪人要為娼妓贖身!

    「可想而知!

    「他還順便遞了休假申請,好像打算休息個最少十天!

    「真會給人找麻煩!

    然后,明日想必會出現更多傳聞。雖不知道他花了多少買花錢,不過看那張燈結彩的盛大場面,與隨便一個娼妓的贖身絕不能同日而語。根據梅梅的信上所說,豈止三天三夜,據說要連辦七天七夜的宴會。

    大家想必會議論紛紛,好奇綠青館除了三姬竟然還有那樣的娼妓。

    (他應該選梅梅小姐的。)

    重病纏身的那個女人想必活不久了。她沒有過去的記憶,只會像個女童般唱歌,擺擺圍棋的棋子而已。

    老鴇一直把那個女人藏起來,卻被那個男人找到了。

    (要是沒找到該有多好。)

    這么一來,好性情的小姐一定會盡心服侍夫君。美貌尚未衰退又富有涵養的梅梅,必定一會成為一位賢內助。

    (真是位好事的小姐。)

    是梅梅頭一個讓老鴇厭惡的那個男人進房間。起初她或許是看到怪人一直追著貓貓跑,沒辦法才讓他進房間的。

    他即使進了房間,也沒有做什么,只是問問關于貓貓與生下她的女子的事罷了。

    男人不時會坐在圍棋棋盤前面,但不曾與梅梅對弈。聽說他只是回想起舊時的對弈紀錄,然后反反覆覆地排出棋局罷了。

    這些是梅梅說的,貓貓不知道那個男人實際上是如何。也許她只是顧慮到貓貓的心情而已。

    貓貓覺得是或不是都無妨,假如梅梅能讓那個男人贖身,一定會很高興。先不論個性如何,那人錢倒是夠多,小姐不會過到苦日子。

    那男的到底是不滿意這么好的小姐的哪一點?

    「話說回來,他究竟是為誰贖了身?」

    雖說是約定,但壬氏似乎沒想到羅漢會這么鑼鼓喧天地為人贖身。他簡直像變了一個人,讓壬氏也大吃一驚。

    「是啊,會是誰呢?」

    「你知道是誰?」

    對于壬氏的詢問,貓貓只是閉起眼睛。

    「你應該知道吧?」

    「無論是何種美女都比不上壬總管的!

    「你答非所問嘛!

    (比不上你這點不否認就是了?)

    不光是壬氏,宮中……不,整個京城必定是鬧得沸沸揚揚。得到贖身的娼妓一定會妝點得華美艷麗,但絕不會現于人前。

    只是,只有傳聞會越傳越大,好奇究竟是哪位美女贏得了那個怪人的心。

    (一切都如了老鴇的意。)

    短期間內,綠青館的傳聞一定會不絕于耳?梢韵胍姽倭疟囟〞X得有趣,去敲青樓的大門,可能是因為很久沒跳舞了,全身都在發熱。特別是腳上發麻發脹,貓貓一看,衣裙染成了一片鮮紅。

    「嗚喔!」

    貓貓大叫一聲,捏起了衣裙。

    「你……你在搞什么!」

    壬氏尖著嗓子怪叫。

    貓貓看看左腳,臉孔扭曲了。發麻發脹的灼熱現在才變成痛楚爆發開來。貓貓因為作藥物實驗而習慣了痛楚,痛覺早已變得遲鈍了。

    她以為左腳的傷已經完全愈合,想不到剛才那一下,又讓傷口整個裂開來了。

    「啊——裂開了!

    「不是一句話裂開了就沒事了吧!」

    「沒事,小女子馬上縫起來!

    貓貓在脫掉的上衣里翻找,拿出了消毒用的酒精與針線。

    「怎么準備得這么齊全!」

    「未雨綢繆嘛!

    貓貓正要把針噗滋一下刺進腳上時,壬氏把針搶走了。

    「壬總管,這樣我不能縫!

    「不要在這里縫!」

    他一說完就把貓貓夾在胳膊下,然后飛快地爬下了沒架梯子的外墻。

    貓貓呆住了,連擺動手腳掙扎都做不到。

    本來以為下去之后就能重獲自由,沒想到壬氏換了個搬法。

    「……為何要換個搬法?」

    「方才那個姿勢稍徵累了點!

    「那就請把小女子放下去!

    「傷口會擴大的!

    壬氏略嘟著嘴說。壬氏兩手抱著貓貓,由于是面對面,令人尷尬不已。

    (到底為什么要這樣?)

    「要是被人瞧見了該如何是好?」

    「不會被瞧見的,四下黑暗看不見,況且——」

    壬氏把貓貓往上拋了一下重新抱好,以免她掉下去。

    「我是第二次這樣搬你了!

    (第二次?哦。

    貓貓想起了腳受傷時的事。她那時昏了過去,不過如果說那時幫忙搬運自己的是壬氏,她可以理解。

    這么一來,就表示貓貓是在那一堆人面前被抱走,不過——

    比起這事,貓貓忘了一件更要緊的事。這件事早就該講了卻一直沒講,讓她深感后悔。

    貓貓用手巾按住滲血的小腿。

    「壬總管,抱歉挑在這種時候,但小女子有件事一直沒機會說!

    「……怎么了,突然這么鄭重?」

    壬氏顯得有些困惑地對貓貓問。

    「是,這件事無論如何都該說!

    「……有話就快說吧!

    壬氏一邊比剛才稍稍放慢步調,一邊回答。

    「那么……」

    貓貓盯著壬氏的臉瞧。

    「請賜小女子牛黃!

    霎時間,壬氏的頭砸到了貓貓的頭上。砰的一聲,眼睛差點沒迸出火花來。

    (竟然冷不防用頭撞人。)

    這讓貓貓不禁懷疑,這家伙搞不好打從一開始就沒打算給餌。

    「總管該不會是沒準備吧?」

    「休得無禮!

    見貓貓露出疑神疑鬼的眼神,壬氏稍微瞪大眼睛說。

    看到宦官的表情千變萬化,貓貓覺得他很孩子氣。

    但這樣說起話來比較輕松。

    貓貓在壬氏的臂彎里一邊被搖晃著,一邊如此心想。

    在位于大陸中央的某個大國,不知是從何處走漏了風聲,傳聞說那里的一位王公貴人在一心搜集靈藥。

    到了午后的茶會,貓貓才知道壬民的書房因為塞滿了探病的鮮花而進不去!甘菃?」貓貓一邊咬著壽桃,一邊提不起勁地說。

    [完]        
上一章   章節目錄    下一章

   GGO首頁 返回頂部 我的書架 加入書架 章節錯誤 論壇快訊 論壇報道 最近更新

 

重要聲明:小說“藥師少女的獨語”所有的文字、目錄、評論、圖片等,均由網友發表或上傳并維護或來自搜索引擎結果,屬個人行為,與本站立場無關。
閱讀更多小說最新章節請返回神湊輕小說文庫首頁,本站永久域名http://www.8736853.live
Copyright © 2008-2014 神湊輕小說文庫 All rights reserved.

 

数字录入赚钱软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