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湊輕小說文庫 書籍介紹 章節目錄 我的書架 加入書架 加入書簽 推薦本書收藏本書 GGO論壇 求書頻道
選擇背景顏色:   選擇字體大。 font1 font2 font3

創約 魔法禁書目錄 短篇 畫集附錄 創約魔法禁書目錄 SS

    網譯版 轉自 百度貼吧

    翻譯:Edster792

    修圖:愛可樂的小紅

    惡人無處不在。

    比如說我。

    被嚇到了嗎?可是大多數惡人都很喜歡自報自己是邪惡的那一刻呢。當然,真名和外貌是不可以暴露的。就是因為這樣我們才會打扮得稀奇古怪啊,寫留言卡啊或者將燒殺擄掠的過程上傳到視頻網站啊之類的。實話說這些東西都沒有意義。明明無所謂,但還是要留下署名。明明這么做的風險更大。我們就是這樣的人呢。

    你現在懂了嗎?

    你剛剛接的這通免費電話就是我的『做法』了。我想表達自己。就和那個看到驢耳朵就大喊出來的御用理發師一樣。沒錯!我就是個無可救藥的惡人!

    一個為了這么點小事就要取你性命的惡人啊。

    嘭!

    一道模糊的爆炸聲響了起來。

    人行道上的一個行人的腦袋突然往左邊甩去,然后整個人橫著倒在了地上。路上的其他人都不知道發生了什么事情。某個習慣性地想要繞過去的路人發現地上那人還是在擋道后露出了不悅的表情,但他馬上就尖叫起來,往后跌倒在地。

    “?”

    黑夜海鳥察覺到背后傳來了什么騷動,可她并沒有傻到回頭看。因為早就有無數個手機攝像頭對準『爆炸中心』了。無論是誰惹的麻煩,被拍下來只會徒增自己遭受的風險。最為致命的是臉、眼球和指紋,所以她保持冷靜走開了。

    惡人無處不在。

    比如說這名少女。穿著一套和年幼的外表毫不相稱的黑皮革朋克時裝,還披著一件只有兜帽套在腦袋上的白色風衣,讓布料像披風一樣在她身后展開。

    即使『新入生』那個組合已經消失,但深深浸入罪惡地下世界的她卻無法從中輕易逃脫。直說吧,一只腳留在那個世界的生活比完全脫離它要輕松得多。

    “好嘞!

    她走到了火車站邊上的一座寫字樓的行李間,將一個閃著銀光的手提箱扔進了其中一個房間后帶著房間鑰匙離開了。然后她回到大街上將鑰匙交給了路過的一個西服男。兩人連看都沒有看彼此一眼!汗ぷ鳌唤Y束了。

    但光是這樣就太無聊了,于是她輕輕將手掌放到了附近一個圓筒狀警衛機器人上面,把它切開了。

    氮氣爆槍。

    她可以從手掌放出高壓氮氣塊,把混凝土和堅硬的金屬像液體一樣切開。

    要是引發無謂的警報來表示剛才的工作有難度,對于商討后續工資的份量會很有利。當然,得確保不讓人發現警報是她觸發的。

    (……這些交易的步驟越來越復雜了啊。最近用火車站的垃圾桶或者投幣儲物柜變得很麻煩了。)

    她對自己運了什么東西完全沒有頭緒。何況她根本不是專業的快遞員。黑夜決定了既然要靠撈偏賺錢,那就不要專精于某個特定的領域。

    固定的齒輪總是會被不斷消耗直到崩潰,被拆卸,要么就是被別人替換。

    她會在不同的業界轉移。

    所以黑夜海鳥一定會保持自己的自由,靈活地在職位之間轉移。出人意料的是,對自由的追求也保障了她的人身安全。其中的竅門在于將自由和安全當成一個蓋子來封住像是欲望、焦躁和恐懼這種情感。

    (……我明明是個無視人類成長上限的改造人,可我的思維卻這么的丟人呢。)

    帶著這種自卑的想法,她一屁股坐到了椅子上。那是個露天咖啡廳的桌子的席位。那個壞女孩開口了。

    “喲!

    “怎么,你很閑?”

    這人大概是腦子空空吧。那個戴著耳環在擺弄手機的男人抬起頭,對她露出了疑惑的表情。

    濱面仕上。

    在黑夜的記憶中,雖然這名年長的男性的身材不錯,卻總是像小狗一樣被呼來喚去。這種友善又為他人著想,卻還是走上犯罪道路的人,時不時都會出現的。

    少女咧嘴一笑。

    “只是在確認沒人跟蹤我。以防萬一啊!

    “你好像很忙啊,那我走了!

    濱面慌忙從椅子上起身,然而黑夜一腳踩在他桌下的腳背上把他釘在原地。還一直保持著那個笑容。

    她戳了戳濱面手機的背面。

    “看來你也成了手機族啊!

    “疼!好好好,我不走!雖、雖然我不知道平均等待時間是多少,但我認識了個在聊天時老是等不及的人呢。話說啊,要是桌子下面的這個是獎勵的話,那你得輕點!”

    “是這樣嗎!

    噗!咖啡廳里傳來了模糊的聲響,濱面轉頭望去,然后又望了望黑夜,然而少女什么也沒說。

    所謂的改造人就是將部分乃至于全部的身體機械化的人。而在學園都市的定義是,要將所有的必需部件裝在身體里面。因此,裝了光纖神經的就算是改造人,而裝了沉重的鐵爪的就不算。

    不過黑夜并不認為自己這個樣子算是弱小群體。

    那些沒辦法放開手機的人早就把電子機器化為自身的一部分了。真要說,衣服和鞋子也是一樣的。并不是單純的羞恥問題,即使是在設備齊全的大都市,要是真的以一絲不掛的狀態生活,到頭來也只會凍死或者被傳染病干掉。

    沒有道具就生活不下去。

    久而久之,人的大腦和身體就會逐漸退化。

    這和切除身體上一個健康的部分,替換成能夠提供新能力的高性能產品是一樣的,F在是人類被道具使用的時代,用不好那些道具的人會被打上無能的烙印然后排除掉。對改造人感到排斥的人并沒有發現其實換個角度來看他們也是一樣的。正如同很多聲稱厭惡殺戮的人卻也會支持死刑一樣。

    每個人都將自己的素顏藏在化妝品下,用美圖秀秀把要放到社交網絡上的照片的眼睛放大。人類對自我的認知早已膨脹到超出與生俱來的那一副軀體了,可是社會卻依然拒絕接受偶像整容或是抽脂。

    人們會說的和實際去做的,兩者的分歧越來越大了。

    真的那么想把自己的理念強加到他人身上的話,好歹自己先別化妝啊。

    (真是無聊。)

    黑夜在腦海中暗罵一聲,挨到了椅背上。就像要把拳頭按在自己那看上去很柔軟的臉頰上一樣,她一手撐著臉。

    然后。

    盯著她看的少年糊里糊涂地暴露了自己的想法。

    “(……嗯姆,那副改造人身體性能高到看不出真假呢。一旦那種科技開始普及的話,奶子鼠標墊的黃金時代就要來了吧。)”

    “你見到我首先想到的就是這個?你這混蛋還真是個老實色狼啊!

    雖然她擺出一張臭臉,可黑夜實際上不怎么在乎。

    要是自己的其中一條手臂被掰下來,然后被一個陌生男人帶回家舔來舔去,她是會感到很惡心。尤其是如果那條手臂被冠上了黑夜海鳥這個名字。但與此同時,要是一根同規格的配件受到同樣的對待,名字換成田中之類的,那不完全是另一個人嗎……根本不是要被收容到黑夜海鳥的插口中的部件。就好像用她的DNA做出來的克隆人完全是個陌生人一樣。既然不是自己的一部分,她對那些克隆人會受到什么待遇也沒有興趣。那個壞女孩并沒有因為看到釘子被打進稻草人偶就會感到心疼的同理心。

    自己肯定是因為沒有這種共感才會是個惡人吧,黑夜是這么想的。

    正常人應該會對克隆人的待遇感到心疼才是。而黑夜海鳥并不是『這樣』的人。

    “對了濱面,你點了什么?”

    “維也納咖啡和炸魚薯條!

    “你把歐洲國家都混一起了吧。還有,我看你點的東西是這輩子都不會來了。要是你肚子餓的話,我看還是換個地方比較好!

    “誒?”

    “我跟你打賭都行。還是想說你想餓上三個小時的寂寞時光?”

    先前那道模糊的聲響是咖啡廳里傳出來的。

    既然連一個客人都沒有跑出來,那么事情肯定不是餐廳里發生的。那就是在后廚或者辦公室里,某人的腦袋爆炸了。

    (『身體原來的部件』,就真的值得那么留戀么。)

    黑夜沒有解釋的打算,而是和濱面一同起身離開了咖啡廳,走上了大街。在陌生人看來,兩人大概就像是一個邋遢的樂隊成員和他那個盡力向自己看齊的妹妹吧。

    兩人并沒有約好要碰頭什么的。

    只是心血來潮而已。

    不能敏感把握氣氛變化的人,在地下世界是活不下去的。

    學園都市是個八成人口都是學生的獨特城市,但即使是白天,現在在街上走動的人也太多了。一名好青年正向路過的上班族募捐,一名托兒社工正在推一輛載滿幼兒園小孩的車子。既然那個青年會在這種時候出來為醫療器材的開發募捐,現在想必是人流高峰期吧。有些學生只要自己的學分和出勤記錄過關就行,也有的人明明來到了幾乎完全是寄宿制的學園都市,卻依然選擇上網課,雖說都是學校,但每一間的風格都不同。

    與其說是沒有興趣,更多是在提防詐騙的耳環少年和矮小的黑夜經過了那個可疑的捐錢箱,然后黑夜問了個問題。

    “濱面,你不是惡人吧?”

    “……我既偷車又持槍,這還不夠嗎?”

    雖然濱面露出了不知道該說什么的反應,但黑夜并不信服。

    “那都是因為你沒得選吧?要我說,你是個招惡人喜歡的人啊。從你周圍來看,你似乎處于很壞的境地。就和犯罪現場的所有人看起來都很危險一樣?擅髅魈幱谥行,奇怪的是你卻能確保自身干凈。渾渾噩噩的是你周圍的人。無論是武裝無能力者集團(Skill Out),亦或是『Item』!

    “……”

    “總是會有友善又體貼的笨蛋掉到『暗部』呢。通常來說,是因為沒辦法切斷和某人的關系結果被一同拉下了水。就好像那些總是狠不下心扔掉搜集來的垃圾的囤積癖一樣!

    不過這滿嘴善惡好壞的論調,大概也是因為大腦里被植入了『那些思考回路』吧,黑夜是這么分析的。

    『暗五月計劃』。

    為了提升能力的使用效率,學園都市第一位的一部分思考被植入了數名能力者的大腦中。黑夜海鳥就是體現出一定成果的個體之一。

    要在外面吃飯時,她并不會挑選什么上檔次的去處。畢竟剛剛做完一單工作,她就是想找個能坐下來填飽肚子的地方而已。所以黑夜選擇了漢堡店。

    “等等。如果我招惡人喜歡的話,這么說你會和我一起走也是因為你也挺喜歡我……”

    “別說多余的事情!

    黑夜嘟起嘴輕輕踹了他一腳。

    走進店里后,她坐到了后面的桌子邊上。濱面則去前臺點了咖啡和一些零食。

    (……我說啊,吃薯條配咖啡是鬧哪樣?)

    靠在椅子上的黑夜不禁想道,這時候響起了一道熟悉的鈴聲。

    掏出手機放到耳邊后,某人劈頭就是這句。

    『惡人無處不在!

    “?”

    『比如說我!

    聲音是合成的。

    雖說電話里的聲音嚴格來說『不是人聲』,而是調整過后『和人聲差不多的電子音』而已,但這個聲音甚至不是那種。這大概是某人用電腦打字后讓語音程序自動處理發音的產物吧。因為一開始就沒有人聲,所以無論怎么分析都不可能找得到聲紋。

    (這世界的科技還真是方便啊。)

    雖然黑夜海鳥露出了懷疑的神色,但那道人畜無害的聲音搶在她前面繼續說了下去。

    『對了,你還是不要把手機從耳邊拿開比較好哦。一旦離開10厘米以上,說不定就會發生很獵奇的爆炸呢!

    “……”

    『是紅外線嗎?還是超音波?說不定是在探測你的呼吸或者微弱的磁場?畢竟現代手機里裝了那么多的儀器呢。紙張說明書都已經落伍了,有些人恐怕從剛買到開始直到換新手機為止都沒有完全搞清楚自己那臺手機上的那些功能吧。我要說的事情很簡單,那就是你查不出我用的是什么辦法,你也就沒辦法反過來利用這一點了!

    保持在座位上的黑夜環望四周。有個在清潔空桌子的兼職工,一群手里拿著最新款的智能手機的高中女生在大聲聊天,有個因為找不到垃圾桶而十分不知所措的老婆婆。雖然店里有很多人,但電話里的人說不定根本不在里面。雖然對方好像是想搶在黑夜行動前警告她,但他完全有可能是透過防盜攝像頭在觀察自己,又或者只是在瞎猜,其實他根本沒有看到黑夜。

    “你想干嘛?”

    『最有效的回答是‘也沒什么’吧?如果是想激發恐懼的話!

    (嗯,那就不是想把我帶到什么地方去了。)

    到頭來,黑夜也沒指望對方會誠實回答。她心目中的答復只有兩個:假的動機或者什么也不說。接下來只要逼出對方想要隱藏的東西就行了。

    而在黑夜的經驗中,什么也不說的人通常更加棘手。那些說個不停的只要給他的臉來一拳,基本都會暴露本質的。如果那種程度就能讓他閉嘴,那一開始就只是在裝罷了。

    (雖然這也不是解開謎底就能保住小命的情況就是了。)

    那個聲音繼續說道。

    『但這一切并非沒有意義。我打給誰不重要,重要的是我打電話這個行為,F在明白了嗎?雖然這只是我心血來潮,但一旦開始了我就停不下來了呢!

    “喂!

    『我想讓你知道我是個什么人!當然,我也不打算暴露真名和身份,毀了自己的生活。但這還是很重要的吧?而且不止是你一個人。還有那些眼看著你被炸飛的人,我也想讓他們知道我是誰。畢竟對將死之人揭露秘密也擴散不了呢!

    “喂,喂,喂!

    黑夜海鳥苦笑著。

    依然挨在椅子上,將耳機放在耳邊的她慢條斯理地插話道。

    “雖然你好像以為這么做能夠掌握主導權,但你其實已經暴露了自己的弱點了!

    『?』

    “居然沒有發現嗎?這可是你布置的啊。而一旦打破規則,吃虧的就是布置規則的人。所以反擊主謀的方法其實一開始就很明確了。要是綁匪要求贖金的話,那就去花天酒地。收到某個神秘大宅會發生密室殺人案的預告信的話,就讓所有人去旅游。計劃不就告吹了嗎。被關在要舉行死亡游戲的寬敞地下空間?挖個通往地面的坑不就行了?真是無聊,難道你以為真正的廝殺會有什么規矩可言嗎?”

    換言之,黑夜已經知道這個躲在暗處的人渣最不樂于見到的是什么了。

    正確的答案是立刻將手機扔一邊去。

    嘭!清脆的爆炸狠狠地直擊黑夜的鼓膜。

    果不其然,手機終端一旦離開了她的臉十厘米后就立刻爆炸了。如果是普通人,別說擊穿鼓膜了,光是沖擊波就足以把頭骨震碎。

    (是鋰離子電池嗎?嗯,要殺普通人是沒問題。)

    但對黑夜海鳥來說根本不算什么。

    雖然她的臉龐被炸裂開來,扔出手機的那些手指尖也扭響了不自然的角度,但那都是消耗品而已。

    (是完全無規律的殺人啊。一旦接到電話就已經死定了,和專業或是菜鳥都沒關系。)

    她對那些一臉震驚望過來后僵在原地的其他客人和雇員都沒有興趣。

    叫嚷著毫無意義的話語的濱面沖了過來。

    “哇、怎么回事?……你出故障了嗎?”

    “……算是吧!

    黑夜呻吟一聲后,將右手伸進了那件平時只戴兜帽的大衣里面。

    雖然她的零件和克隆人不同,并沒有被國際法禁止,但最好還是不要讓其他人的手機攝像頭拍到金屬框架和斷裂手指尖外露的那些回線。和電影里那些夸張的反派不同,真正的惡人是不喜歡引人注目的。正如同幫派會隱蔽自己的整個組織,政客會打磨菱角露出教科書式的笑容一樣。

    故障。

    這是應該對改造人說的話嗎?一臉苦笑的黑夜海鳥想道。

    不過作為人來說倒是沒有說錯,因此她無言以對。

    線索明明就在這里。

    一般來說,需要用『那些線索』來解開整副拼圖,但那個邪惡的少女這次決定故意押后處理。

    現在是深夜。

    白天的時候,即使濱面仕上十分疑惑,她也沒有解釋過一個字。是她本人說過濱面不是惡人。只是他身邊的都是惡人,所以并不需要讓他看到接下來的部分。

    之前的漢堡店已經打烊,燈光都是滅的,但黑夜能察覺到有人在里面做什么虧心事。

    (……攝像頭被切斷了。而且還是以安保公司看不出來的手法。做到這一步就和招搖過市沒什么區別了。犯人可不應該在犯罪現場留下自己的名片啊。)

    如果有必要的話,她本來想將門撬開,但入口一開始就沒有上鎖。

    以很不自然的形式。

    “唷!

    “?”

    清脆的爆裂聲響了起來。

    一個縮在桌底下不知在做什么的人影轉身扔出了什么東西,而黑夜一個水平揮手把它打了下來。

    準確來說,是用從手掌直線延伸的……以恐怖的壓力固定起來的氣體刀。

    氮氣爆槍。

    那些改造人部件只是為了好看而已。為了將自身的出力提升到百分之百以上,黑夜已經替換了身體的一半以上。

    那個智能機炸彈與其說是被切開,更像是被壓碎的。

    “愉悅犯最喜歡『紀念品』了!

    黑夜笑道。

    餐廳里很臟。因為清潔機器人會走遍學園都市的每一個角落,所以地面清潔基本都是交給機器的。聘請的兼職工打掃完那些圓筒狀機器人夠不著的桌子和柜臺等地方就走了。

    所以這種事情才有可能發生。

    “事后去跑去爆炸地點收集濺落到沙發墊和桌底下的血肉啊。是用福爾馬林保存起來的嗎?還是用透明塑料封起來做成鑰匙孔?對于保存改造人的部件來說,無論是哪邊都沒什么用就是了!

    這種變態在學園都市里尤為常見。

    因為能分析出強大能力者的DNA圖譜,所以一滴血、一根頭發都有著莫大的價值,這事算得上是共識了,因此會有人發展成扭曲又異常的收藏癖。

    實話說,黑夜完全沒有興趣。

    她怎么知道這人是個愉悅犯?她有什么證據表明這人不是個假扮成愉悅犯的專家?

    真是愚蠢的問題。真正的專家才不會選擇這種高風險低回報的做法。如果殺了人卻不劃算,只有菜鳥才笑得出來。因為專家是為了工作殺人,所以他們能輕易心算出到底劃不劃算。不過,這并不代表對手沒有實力。真要說,菜鳥的執念是很難勸退的,被卷進去只會引來一身騷。

    但無論是完全的巧合還是隨機,既然被這家伙選作為目標,那就只能消滅他了。這種愉悅犯遇上沒能殺掉的目標就很容易會死纏爛打,黑夜可不想有個懷著閑人特有的固執而不斷從暗處來尋仇的對象。尤其是她自己還是個有一大堆不能見光的東西的惡人。

    “我……”

    縮在黑影處的人影用女聲說道。雖然聲音比電話里那個合成聲要柔和得多,但黑夜也能察覺到有一股粘稠的狂熱混入其中。

    對方比黑夜要大好幾歲。

    她散發著一股危險的魅力,就好像被她碰一下就會被摧毀一樣。該說是一個漂亮到難以置信的跟蹤狂比較合適嗎?

    “……我想要享受一切的事物!

    “就算從人的肉碎里提取DNA圖譜,你也用不了那些能力的!

    在道上,說話只是為了牽制對方。就好比從觀眾席對著即將揮出刺拳的拳擊手的眼睛照鐳射燈一樣。根本不需要奉陪或是接受對方定的節奏,因此即使對方還在說話,黑夜還是拔出手槍從近距離對她開了好幾槍。

    黑夜也沒指望這樣就能做掉她。

    (也是,這家伙肯定不止手機炸彈的本事。)

    讓對手曝光自己的招數的最好做法就是用簡單易懂的火力迎面打上去。黑夜已經使用過氮氣爆槍了,她想在實際戰斗開始前獲取最大量的信息。

    震耳欲聾的槍聲伴隨著灼熱的子彈撕裂血肉的鮮活聲音。

    對方并沒有躲開,或是用厚實的障壁擋住子彈。

    然而她正面接下了五發0.45口徑子彈卻依然沒有停下來。

    “無論是善是惡!我都要享受!”

    幾道機械的聲音傳進了黑夜的耳中,然而聲源并不是那個女的。

    好幾臺機器聚集到了她的身邊。刺入她身體里的管子在輸血和點滴,而那些發出嗖、嗖的聲音呼嘯而過的似乎是縫合傷口的釘針。

    生命在黑夜眼中是一種活動。

    無論是生物的軀體還是機械的軀體,只要軀體還在活動,就能活下去。

    舉個極端的例子,即使心臟被打爆,只要有東西能夠代替心臟進行血液循環,人就可以活動。重要的是血壓、氧氣量和痛感信號,只要能夠維持那些指標,人可以忘記死亡,繼續行動。

    黑夜是將所有必需的機器裝入了自己體內,但這名少女不同。那些裝不進去的部件必須得拖在身邊。每一臺機器都有酒店和醫院里的小冰箱大小。下面都裝著小輪子,以便帶在身邊。

    也就是說……

    “生命維持裝置的化身嗎?”

    “我要只是個無欲無求的善人的話,這可以說是完美吧!

    透過昏暗的光線仔細看的話,少女穿著一件很薄的手術服,肩膀上披著毛衣。在那瘦得不自然的腳踝上有個標牌圈一樣的東西?雌饋砭秃孟袷菑哪膫醫院或者實驗室里跑出來的一樣。

    那頭長長的黑發似乎是用絲帶之類的東西扎起來的,

    雖然年齡比黑夜大,但也就是高中生左右。這么說她也是某種能力者。這城市就沒有真正尋常的未成年人。

    腳踝的標牌上寫的名字是光澤惠味。

    雖然怎么想都不會有人笨到把真名寫上去,但黑夜看不透她。這是個全憑心情挑選目標然后遙控爆炸,事后再出面收集血肉和骨頭的碎片的兇惡罪犯。也許她并不完全是依照合理性來行事的。

    明明中了五槍卻沒有表示出任何痛苦,看來是她身邊的裝置給她注射了什么東西。就和蚊子或水蛭在咬傷獵物并吸血時不會讓獵物感到疼痛一樣。它們會分泌出帶有麻醉成分的物質。

    光澤笑道。

    “但這樣一來要扮成丑陋的惡人就很難了。雙管齊下是不可能的啊。精通其中一邊是可以,但同時追求另一邊的話純度就會下降。我好不容易打造的善意金字塔會崩潰的!

    “嗯,畢竟這世界只有兩種人:連一次都沒有壞過規矩的,和壞過規矩的!

    “沒錯沒錯,可實際上每個人時不時都會想品味一點點小邪惡吧。人生就一回,不去享受這個開放世界的一切不是很浪費嗎?”

    被開了五個彈孔的少女抱著她那顫抖的肩頭,像個瘋子一樣大笑著。

    緊接著是幾道機械的聲音。

    “所以說!我必須得想辦法去做。!”

    明明沒有碰到任何東西,可黑夜的左手卻不自然地動了起來,她的手槍也從內部膨脹了。雖然黑夜當下就想扔開手槍,可手指卻沒法正常運作。延遲使得膨脹的手槍炸裂開來?峙率怯|發了里面的火藥吧,爆炸劃開了她的臉。

    (電磁波?明明是醫療裝置怎么會有這種功率?這得有CT或者MRI的規格了吧。。

    左手的銀色內容物露了出來,手指也扭曲成了廢品。作為將一半以上的身體替換成工業機械的改造人,電系能力一直都是黑夜的軟肋。

    “要怎么才能在維持不摧毀累積起來的善人形象的同時享受邪惡呢?真是麻煩啊,我明明有好多想做的事情呢!可是在腦海里想的時候很快樂啊。做策劃不是很快樂嗎?雖然搭直升機只要十分鐘就能到達頂峰,但果然還是得親手去爬山才帶勁吧?”

    更多的醫療器材動了起來。

    基本上無論是什么救人道具,一經惡用就能殺人。如果輸血時注入了錯誤的血型,就會成為致命的毒藥?p傷口的手術釘針也能化為肆意釘住獵物身體,使其無法行動的獵奇投射物。

    “于是你就跑去當無臉炸彈人?”

    “雖然享受不到手感,但果然還是安全最重要吧。而且也不是真的一點反饋都沒有。即使透過手機我也能到品嘗到情感。那些人的困惑、焦躁,還有恐懼!要是能將那股電子的觸感和實體的殘留物組合到一起,就等于是有著真正手感的『實物』了。我既可以享受令人聞風喪膽的丑陋惡人生活,又能繼續做一個純潔無聊的善人!”

    即使是打中她的大腦或者心臟,從正面開槍是殺不了光澤惠味的。

    當維持生命的機器露出獠牙時,就會變成可以切開并摧毀人體的兇器。

    荒誕妄想里的不死者的頑強和刑具般的殘暴。再加上,她還能隨意制作手機『炸彈』。

    黑夜海鳥想了想后,就說了一句話。

    “怎么,就這種程度嗎?”

    聽到她那毫無興致的語氣,反而是身穿手術服和毛衣的少女呆住了。

    “既沒有什么特殊能力,又不是使用了什么聞所未聞的奇怪兵器。讓人最接近不死的生命維持裝置?這點小事連舊世代的潮岸都以一整臺驅動鎧的形式實踐過啦。意思就是你做的人造器官大過頭了,塞不進身體里罷了。和緊湊組合的改造人相比,你的技術都落后兩個世代啦!

    “……”

    “我還滿心期待你好歹也有利用異常的犯罪作為偽裝來竊取DNA圖譜,或者引發社會暴動來刺激AIM擴散力場,讓它朝著你心目中的方向發展這種程度的?蛇@算什么?這么直接丟人我都有點感到佩服了。喂喂,只有這點算盤的話,簡直和被野狗找茬一樣啊!

    “那你又有什么呢?”

    光澤發表了誠心的疑問。

    她的好奇心超過了自己被貶低為雜魚的恥辱感。

    “我?”

    黑夜用完好的右手食指點了下太陽穴。

    “我被植入了那個混蛋第一位的思考模式的一部分。雖然使用能力的效率提升了,可那狗屎混蛋最狗屎的部分也會時不時像狗屎一樣噴出來呢!

    “有趣!”

    光澤露出了與這個不是你死就是我活的戰場毫不相稱的笑容。

    “什么,是把惡行移植到自己身上了嗎?那不就可以同時累積善和惡了!甚至不用弄臟自己的手就能獲得邪惡經驗值。要是能直接繼承惡人的行為,不就可以跳過所有步驟將『結果』占為己有了嗎!”

    隨著金屬碰撞的聲音,鋸子、電鉆、鑷子、鐳射等對骨骼加工的醫療道具接連從箱子里冒了出來。到了這種程度看上去就像是一群詭異的大蝦和螃蟹。少女的雙眼閃著光,盤算著要怎么撬開那副人造頭骨,提取里面的鮮活大腦細胞組合體,調查那究竟是怎么做到的。

    黑夜沒好氣地嘆了一聲。

    “……這可不是什么值得羨慕的東西啊!

    “那句話我也想說一遍呢!

    割裂空氣的聲音相互交錯。

    被一分為二的是箱狀的醫療機器。但失去一兩個并不會對她造成什么困擾。又一臺機器從上方掉落,立刻替補了失去的部分。

    不對……

    “上面?”

    黑夜抬頭一看,發現整個天花板都掛滿了機器,就像葡萄園一樣。

    而機器并沒有活物的氣息。

    (不妙……)

    在黑夜發表感嘆的一瞬之后,天花板上的所有機器都掉了下來,埋住了那副嬌小的身體。

    我就只有這種程度嗎?黑夜海鳥想道。

    自己是相當于Level 4的能力者。利用那副改造人的軀體能引出超越極限的功率。

    但也就這樣了。

    雖然她的能力是稀有,但也不是僅此一家。而改造人就是量產的機械。她已經本末倒置,按照這個方向發展下去是絕對無法成為『特別的自我』(新入生)的。

    無論是作為她的戰斗思考的藍圖的第一位,亦或是在戰斗的日子中相識的那幾個人。黑夜無法獲得像他們那樣的獨特性質?伤惨呀浨虚_了自己的身體變成了改造人,現在已經無法切換到另一條道上了。無論她有多么想也罷。

    簡而言之,她現在兩頭不到岸。

    在這種狀態下前進是不合理的,所以要是有人說不如結束這故障的人生,也許照辦會比較好吧。

    但是……

    (嗯。)

    她還有一招。

    (要是我真的那么聽話,一開始就不會成為惡人了。)

    她確實還有反擊的手段。

    哐。。。。!

    閃光爆裂,然后一切都崩潰了。

    那堆將黑夜海鳥埋起來的機器一瞬間就全被炸飛了,但她并沒有使用氮氣爆槍。從那堆被扭曲毀壞的殘骸來看,明顯是遭到了火焰的襲擊,殘骸的碎片刺入了頭頂的天花板,并沒有掉下來。

    “那是……什么?”

    “啊啊!

    黑夜海鳥那只完好的右手崩潰了?伤瓷先ゲ]有引爆抓在手里的什么爆炸物。那不應該會造成這樣的傷害。

    明明已經切斷了手的機能,疼痛感卻不知為何留了下來。

    就好像是因為違反了什么不存在于那個手臂零件的藍圖中的禁忌一樣。

    “說了你也聽不懂吧,當科學的能力者使用神秘的魔法時會有什么下場!

    她曾經體驗過這種事情。

    如果她不是改造人,說不定就會受到致命傷了。

    讓自己變得稀巴爛的超自然現象只會對一般人造成危害。雖然大多數人還是不知道更好,但這個手術服少女則是例外之一。黑夜很清楚這東西會化為無可抵抗的誘惑,鉆進她的心。

    “……”

    光澤說過,人生就一回,所以她想去享受『一切事物』。

    比如說作為善的對立面的惡。

    那么如果讓她知道了作為科學對立面的魔法呢?

    “…………………………………………………………………………………………………………………………………………………………………………………………………………………………”

    勉強撐過了那股灼熱的機器發出了高亢的警報。

    畢竟是生命維持裝置,看來那個少女的大腦現在充滿了只會縮短她的壽命的物質。

    黑夜海鳥以真的毫無興趣的語調說道。

    而她很清楚這就是最有效的攻擊。

    “……這可不是什么值得羨慕的東西啊!

    “那句話我也想說一遍呢!

    光澤惠味立刻行動了起來。

    她那想要享受世界的狂熱是貨真價實的。她從各種器材中收集數據,同時在記憶中提取了從周邊視野中看到的黑夜手指的動作,以及根據傳到鼓膜的振動所得出的咒文。完成之后,她就準備好親自實踐真正的魔法了。

    “哈哈!

    她張開雙臂,高聲歡笑著。

    那是一個自己一無所知的新世界。就好像被活埋在洞窟里后,終于看見了出口的陽光一樣。

    “啊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黑夜本想要拿手遮著臉,可惜她的兩條手臂都已經壞掉了。

    所以黑夜正面目睹了一切。

    學園都市的能力者不能使用魔法。這一定是鐵則。

    嘭!

    身穿手術服和毛衣的少女渾身噴出血來,然后那些『連接』的生命維持器材也一同被炸飛了。

    她摔倒了。

    在空中拖著一道新月狀的血跡,倒下的光澤不斷抽搐著。她明明失去了所有的生命維持裝置,卻還挺有精神的。

    那些老到發霉的神秘大概是把那堆硅和稀土也當成了她身體的一部分吧。

    破損的改造人嘆了口氣,思考著世界的規則。

    “……真是博愛到讓人想哭啊!

    電視新聞和報紙都完全沒有報道。

    新聞網站的熱門話題是在水族館出生的水獺不會砸開貝殼。

    第二天,黑夜發現咖啡廳里的火腿雞蛋和吐司早晨套餐并不怎么好吃,不過年事已高的店老板有著擺放一大堆保留著紙張格式的報紙和雜志的習慣。

    明明那只是一個愉悅犯,不應該會和任何人的利益扯上關系。然而學園都市的領導層仍選擇掩蓋了光澤惠味案件的結果。

    是為了維護學園都市作為一個父母能放心送小孩子來的地方的品牌嗎?

    還是因為牽扯到了脫離科學的東西?

    “……”

    黑夜對自己的直覺得出,又或者說是第一位的思考模式得出的答案陷入了沉默。

    學園都市的水很深。

    而城市的外面怎么想都不會是個毫無秘密的和平世界。

    用善惡這種黑白分明的方式去討論就太復雜了。

    “這都什么時代了你還看新聞報紙?”

    面對一臉狐疑的濱面仕上,黑夜卷起報紙對著他的臉拍了下去。

    求知者往往伴隨著自滅。

    而那些擁抱無知的人在某種意義上卻也是幸福的。實在是滑稽。

    而自己究竟想成為哪種人,少女還沒有作出決定。

    


    


    


    
上一章   章節目錄    下一章

   GGO首頁 返回頂部 我的書架 加入書架 章節錯誤 論壇快訊 論壇報道 最近更新

 

重要聲明:小說“創約 魔法禁書目錄”所有的文字、目錄、評論、圖片等,均由網友發表或上傳并維護或來自搜索引擎結果,屬個人行為,與本站立場無關。
閱讀更多小說最新章節請返回神湊輕小說文庫首頁,本站永久域名http://www.8736853.live
Copyright © 2008-2014 神湊輕小說文庫 All rights reserved.

 

数字录入赚钱软件 七星彩开奖结果app 准精选资料 广西快乐十分开走势图 天津11选5玩法说明 福彩排列7开奖结果查询95期 吉林11选5qq群 金种子酒股票分析 山西11选5第二期什么时间开奖 安徽十一选五基本走势图一定 哪个平台有秒秒彩